同一天空下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半年前,我選擇離開這一切一會兒,尤其是社交網絡。 

East Kowloon

經已一年多沒上正職工作,這年來帶給本人的體會多於六年多的正職。 見的人廣了、到過的地方遠了。只因工作的要求續漸遠超過自己的能力,加上非定時的工作時間, 對整體自己得到的回報而吃不消,打沉了自己一直以來的一些想法。 工作關係,眼見工作遇上的人談及/擁有的美好,或在社交網絡上的一幅又一幅快樂的景像,令人聯想自己比較出來的狀況,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Commute

本身就自覺分享的動機已被看成一種所謂 ”習慣”,更不想的是給自己機會想像和與別人比較。 分享的對象和方式不應該像在街上大叫的一樣,形式和意思都有太大的差別了。 試想你友人有意無意地分享了小眾才會回應得來的快樂時光,你會為那人如悅起來,只是看得多有意無意之間只會一層又一層地被人蓋上了妒忌,某些事還是留給適當的人看吧。

除非我把大部人放進不關注類別內,那麼倒不如離開便來得更清靜。 

//

Soccer Match

在二十出頭的時候,你有被人問過你想在那一行業的職業打滾嗎?

有人可清晰地答出他/她們的目標理想。 答不出來是正常的,無需隠瞞。 也有人真誠地答: 尋找中。 人類自數千年以來都只是有一個目的,便是生存。 只是時代變遷,生存這遊戲必須靠金錢。

不是所有人都有什麼偉大的大志,有的家境關係,父親早出睌歸,但就是這樣兒子畢業後也沒想太多跟著父親一起工作來幫輕家庭,這可能是中一個典型跨代守業例子。 有的來自小康之家,成長時及入世後選擇上必定有優勢,便容許大膽地去嘗性另類的可能性。 也有的 ”兩頭唔到岸”,在半迷失狀態,去向未明但又須裝上假面具般生活。

Sunny Beach

我希望帶出箇中的意思:  每一個人因個人性格、家人影響薰陶之下,不能有絕對的標準。 你可能自己自責,為什麼人家的一分之力,人生便造出成果? 為什麼自己的十分之力卻原地踏步?  只可歸咎出生/後世機遇不一樣,不要被屈服於階級之中,人必須有自己的代表作,你(曾經)靠自己努力創造了的一片天,永遠都是藍天與白雲。 如需回到起點,抬頭仰望,他日必定會再見那一天。

Advertisements

選擇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Winter Maple

攝影 – 本身不是我什麼絕技,只是懷著簡單而單純的目的,把香港繁華周邊的地方拍下,給外地人從照片中了解多香港另外的幾面,多了的的確是網上平台及所謂的街頭攝影一陣風,這風已吹了一段時間由當初2011年左右開始追著,直至兩年前我還有心機地拿著相機四圍發挖,至今對攝影的見解理念基本上沒變,形式已不再停留在街頭,當中並演化出自己的展現方式,確幸沒有白費心機。

現在我想的是怎樣可賣掉我好幾台已沒用的相機,包括那台德國紅點 (希望我賣不掉 它..)。 值錢與否我只想他們可以消失。

變了的是這多年來照片的意義,及環境綜合因素改變了我。對我多年來(智能手機誔生前)blogger的認知定義經已轉變,這一年來才發現別人instagram的張貼已是公開認可的blogger了,不算被嚇了一驚,但也需要消化後才明白個中的因由。

隨拍時代的衍生,攝影科技的普及性,根本沒太需要攝影師的存在,因爲所有人都是一位可以稱職的攝影師 (現在還有航拍的流行)。互聯網上看到的,你大可跟着拍出來。 我短暫的經驗也令我明白到商業攝影/拍攝在第二方客人眼中是一種內在信任,(如有)第三方便是一系列外在標準測試。 分別的是與否需要攝影師在照片中表達意念,有的可看得出照片與照片之間的拉力、聯繫。 我往往欣賞照片必定會欣賞一系列而非單張,因為我更可看透出時間線(歷史、地方、事件)。

Full Moon

被照片盲了不是誇張的說法。 當你視攝影為自己的中心,你會反思下一張照片的確實需要性,你就跟本不會去按下快門。 這世上已有太多混雜的影像,多得如香港的堆填區一樣。 攝影作品和’相片’分離不了的怪象,只可由平台分格。不幸的是已分類的原頭創作平台已漸成了消失中的小數民族雜誌。 台灣叫的部落格(blogger)完全沒譯錯。

//

社交平台是幸運中的不幸,幸運的是你有機會看人家的動態、聯繫你現實不會接觸不到的人。不幸的在於人與人之間社會地位的差異、個人取向、人生閲歷、性格等等差別拼合出很多意想不到的想像。 隨拍時代就更容易令人聯想多了,試想深一層,為什麼要看到某人的一些生活事? 可能親近的一群會了解,但以外的我還想留有個選擇。如你的朋友圈很大,真的會看到不少。

試問你有否有想過自己跟不上你部份朋友們的生活質素? 若果一點兒也沒有,恭喜你,你還算跟得上大隊。

Thinking Ahead

到底社交平台是方便了人聯繫,還是一樣市場工具收集我們每天追踪、看過、重貼過、打過卡、停留過的每一隻字、一幅相、一段片,可能你想看見更多更貼近你的貼提,但正是這樣人腦就被電腦相似的影像拉引你去切法消費。內設的相關篩選公能就不知不覺令人走近越期待看到的。

生點滴要放在社交平台上已成了人的一個必經環節,我好奇下一代的社交網絡會是怎樣,是否只是現在的更多、更即時、更立體,還是有多另外一種選擇。

鏡中的芝麻綠豆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Mirror of self

最近在家的時間多了,對家中的一切(家人行為、家居環境)多了前所未有的透切見解。若果不是工作上遇上的事令自己看到未被察覺的一面,我不會為如此芝麻綠豆的生活細節費心。一直足以令我認為可以稍微自豪的技考,在不同的場合和觀點可以有全方面災難性的影響。

City's powerhouse

居在什麼環境就很自然地成就出什麼的人,不是我不肯不信,只是當我一直以為性格為主要原因,原來從小背後的小事小東西正正已帶來了一個又一個烙印,當我追索每個人生烙印如何煉出,我竟被嚇得不知所措。不知所措是因每天正正發生在我身處的地方,我怕不得把這負面的一切遠遠地掉去,只是事與願為,皆因這正是父母的行為和習慣,也至身處的居所所至。

Blurring between the months

是沒有人的錯。可以做的,便是提醒自己盡量多方面完善自己。

//

寧靜的深夜晚上,有種無邊無際的感覺。街上沒有汽車行走的噪音,涼風便在黑夜的窗邊吹過,介時從音樂清單播出的比日間的所有東西美妙,猶如走進了一間戲院看表演。我是一個愛晚上的人,太愛這時空,沉醉的自己也不願走出來,這是現在的我。我所有不可能的興趣事,也是從深夜弄出。深夜去超市買餸菜,深夜弄咖啡拉鐡,深夜拿起讀物,深夜思考寫文,深夜就是我另一個世界、另一個平行空間的自己。

Impact

這樣般的生活不知可維持多久,不是理想的時段但又是太值得我留戀的。

Distorted legs

自己在家的每一天,就像一塊鏡子,把真正的自己展現了出來,這我的確多謝自己的勇氣和愚笨。在家一直盲目地住、從不享受家居空間的人也切法把地方改變過來,並現在定期地打掃。從不買餸煮米飯的人也花心思另一餐可以怎様造,還細心選購特價品來配答。閲讀貧乏的我也讀過好幾部書和應用雜誌。由以前把工資看作理所當然的人,也珍惜得來的一分一毫。看透了一部新款手機只是一件工具(跟社交媒體一樣),完全不是自己的大部份,不去追新一代的價錢更足以打造出一個理想的生活空間。

Night light

相信這些見證若果比著以前的我,跟本是不可能突然發生。

Watching the masters

怎樣生存的定義也像植物一樣漸漸從主幹中長出了分支,支幹不強但亦扮演出一個重要的成長部分。

Up and u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