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Winter Maple

攝影 – 本身不是我什麼絕技,只是懷著簡單而單純的目的,把香港繁華周邊的地方拍下,給外地人從照片中了解多香港另外的幾面,多了的的確是網上平台及所謂的街頭攝影一陣風,這風已吹了一段時間由當初2011年左右開始追著,直至兩年前我還有心機地拿著相機四圍發挖,至今對攝影的見解理念基本上沒變,形式已不再停留在街頭,當中並演化出自己的展現方式,確幸沒有白費心機。

現在我想的是怎樣可賣掉我好幾台已沒用的相機,包括那台德國紅點 (希望我賣不掉 它..)。 值錢與否我只想他們可以消失。

變了的是這多年來照片的意義,及環境綜合因素改變了我。對我多年來(智能手機誔生前)blogger的認知定義經已轉變,這一年來才發現別人instagram的張貼已是公開認可的blogger了,不算被嚇了一驚,但也需要消化後才明白個中的因由。

隨拍時代的衍生,攝影科技的普及性,根本沒太需要攝影師的存在,因爲所有人都是一位可以稱職的攝影師 (現在還有航拍的流行)。互聯網上看到的,你大可跟着拍出來。 我短暫的經驗也令我明白到商業攝影/拍攝在第二方客人眼中是一種內在信任,(如有)第三方便是一系列外在標準測試。 分別的是與否需要攝影師在照片中表達意念,有的可看得出照片與照片之間的拉力、聯繫。 我往往欣賞照片必定會欣賞一系列而非單張,因為我更可看透出時間線(歷史、地方、事件)。

Full Moon

被照片盲了不是誇張的說法。 當你視攝影為自己的中心,你會反思下一張照片的確實需要性,你就跟本不會去按下快門。 這世上已有太多混雜的影像,多得如香港的堆填區一樣。 攝影作品和’相片’分離不了的怪象,只可由平台分格。不幸的是已分類的原頭創作平台已漸成了消失中的小數民族雜誌。 台灣叫的部落格(blogger)完全沒譯錯。

//

社交平台是幸運中的不幸,幸運的是你有機會看人家的動態、聯繫你現實不會接觸不到的人。不幸的在於人與人之間社會地位的差異、個人取向、人生閲歷、性格等等差別拼合出很多意想不到的想像。 隨拍時代就更容易令人聯想多了,試想深一層,為什麼要看到某人的一些生活事? 可能親近的一群會了解,但以外的我還想留有個選擇。如你的朋友圈很大,真的會看到不少。

試問你有否有想過自己跟不上你部份朋友們的生活質素? 若果一點兒也沒有,恭喜你,你還算跟得上大隊。

Thinking Ahead

到底社交平台是方便了人聯繫,還是一樣市場工具收集我們每天追踪、看過、重貼過、打過卡、停留過的每一隻字、一幅相、一段片,可能你想看見更多更貼近你的貼提,但正是這樣人腦就被電腦相似的影像拉引你去切法消費。內設的相關篩選公能就不知不覺令人走近越期待看到的。

生點滴要放在社交平台上已成了人的一個必經環節,我好奇下一代的社交網絡會是怎樣,是否只是現在的更多、更即時、更立體,還是有多另外一種選擇。

Advertisements

Leaves

密集的高樓,消失中的街道換上一個又一個連接的商場是香港一大都市特色。 消費性的生活已經是每一個都市人的一大部分(或什至成為了全部)。 務求最新、最快、最潮流領先、最有個性、最獨有的每一樣,誰也不可能擺脫這命運,只要你生活在羣體中,人性的自然一面便是不停地比較,以至填滿自己短暫的欲望。 自己也擺脫不掉被這定律支配着。

//

最近我因某大品牌的百貨覺察另一件事。 話說我家已有好幾盆膠製的假植物,小至手掌般,大至成人的高度,全都是來自另外的北歐傢居品牌,雖則只是假的(仿真度太高了),但真的完全打破了我對綠化的重要性。 原來地方可以這樣的…眼球就此舒服了不少。

House Plant

可能是因這樣的關係,又可能我有常到公園的習慣,我對真植物多了想像,想像如果我家有棵植物會否健康一些? 多得我喜歡的日本簡約品牌,它們陳設別致被精美地包裝的植物產品引導了像我一知半解的消費者,生活環境多了一種原始的安靜感。 話雖如此,對一個植物門外漢,跟本不會專程去花墟看花的人降低了一大程度門檻。

我也沒打算了解為什麼這品牌的盆栽是這定價,我只關注手上眼前的一棵綠油油像寶貝的它。可能是因為這樣哪樣等原因…我反而我更想了解這類室內植物的大種類、好處等等。或者因為這小植物令我對城市路旁的植物多了察覺性,政府選種”鴨腳木”是有很大原因,可惜數量、位置、美化等等效果有限 – “好過冇”。

我或許某天的衝動會到花墟一走,我還沒有種上可食用的的香草。

鏡中的芝麻綠豆

Mirror of self

最近在家的時間多了,對家中的一切(家人行為、家居環境)多了前所未有的透切見解。若果不是工作上遇上的事令自己看到未被察覺的一面,我不會為如此芝麻綠豆的生活細節費心。一直足以令我認為可以稍微自豪的技考,在不同的場合和觀點可以有全方面災難性的影響。

City's powerhouse

居在什麼環境就很自然地成就出什麼的人,不是我不肯不信,只是當我一直以為性格為主要原因,原來從小背後的小事小東西正正已帶來了一個又一個烙印,當我追索每個人生烙印如何煉出,我竟被嚇得不知所措。不知所措是因每天正正發生在我身處的地方,我怕不得把這負面的一切遠遠地掉去,只是事與願為,皆因這正是父母的行為和習慣,也至身處的居所所至。

Blurring between the months

是沒有人的錯。可以做的,便是提醒自己盡量多方面完善自己。

//

寧靜的深夜晚上,有種無邊無際的感覺。街上沒有汽車行走的噪音,涼風便在黑夜的窗邊吹過,介時從音樂清單播出的比日間的所有東西美妙,猶如走進了一間戲院看表演。我是一個愛晚上的人,太愛這時空,沉醉的自己也不願走出來,這是現在的我。我所有不可能的興趣事,也是從深夜弄出。深夜去超市買餸菜,深夜弄咖啡拉鐡,深夜拿起讀物,深夜思考寫文,深夜就是我另一個世界、另一個平行空間的自己。

Impact

這樣般的生活不知可維持多久,不是理想的時段但又是太值得我留戀的。

Distorted legs

自己在家的每一天,就像一塊鏡子,把真正的自己展現了出來,這我的確多謝自己的勇氣和愚笨。在家一直盲目地住、從不享受家居空間的人也切法把地方改變過來,並現在定期地打掃。從不買餸煮米飯的人也花心思另一餐可以怎様造,還細心選購特價品來配答。閲讀貧乏的我也讀過好幾部書和應用雜誌。由以前把工資看作理所當然的人,也珍惜得來的一分一毫。看透了一部新款手機只是一件工具(跟社交媒體一樣),完全不是自己的大部份,不去追新一代的價錢更足以打造出一個理想的生活空間。

Night light

相信這些見證若果比著以前的我,跟本是不可能突然發生。

Watching the masters

怎樣生存的定義也像植物一樣漸漸從主幹中長出了分支,支幹不強但亦扮演出一個重要的成長部分。

Up and under

另類人

Fallen Flowers

只要景是無限遠,地方就立即可變得何其大。
卻旅行跟本不怕地方有多細,反而是離開一下家這種感覺的反差才是旅行的箇中要因。

Go-to Hi-top

澳門地方極細的確是事實,我還記起一次澳門工幹後遊走夜街小巷,平常基本上不會特意上夜街的我,就是這次真實地把自己當作記實攝影師一樣,用照片記錄這有觸感的短暫遊歷。所有東西都可令我雀躍,不談人和事,即使是普通的街燈、巴士站、路牌、什至垃圾都成為了我眼睛掃描的對象。比著平常我本地日常的行程,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看著(基本上不用看)交通燈過馬路、乘地鐵/巴士、前往目的地的方向大概都了解或甚至瞭如指掌。

gallery

假若將自己放進從不會落入行程選擇中的角落,自己也會少有地細看身邊的一切。

//

Nature and art

雖則我出門旅行次數雙手也可以數出,坐飛機旅行的次數更少,見聞非常有限,但事實我對某些關心的國家一樣好奇,甚至我自誇一點説比部分人更好奇。他們的生活是怎麼樣、喜歡吃的食物是否他們的本地菜、他們對國家地方又有什麼見解等等。只是機會沒到吧…(常安慰自己),或自己沒把旅行放在自己要做清單中。

Calligraphy

我媽常説看電視播出的旅遊特輯看世界便當去了旅行吧。我的家庭便是這種不太喜歡廢力把金錢花到吃喝玩樂中,非常有違禁的意味。這足以令我認為自己有別於主流人,與社會脫了節。有時我猜想,到底自己是因為性格內向或是跟本沒到過親友/同事/朋友口中的旅遊勝地,我根本沒法答上咀,分享開心經歷、手信、當地吃過的東西等等…這感覺猶如言語不通。古人的 ‘讀千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的確有另一番見解。

Self

性格可能是我的一部份,由成長背景及歷程中轉化,我就偏偏不自覺地走上了另類再另類的那一種。其實,身邊的人大多數都跟著去做同樣相似的行為成為公認主流的常態,原因是沒有人想當上古怪的另類人。儘管我改變,主流人一看便就知。只有回歸自我,做好自己,深信總會有屬於自己的一條道路。

Lanterns

另類人,一點也不易做,怕亦怕不來,因為早已習慣了。

Window to the epic power

空間工程

Hop High

走出有別主流、需以求救模式之下生活的一眾,缺不是看不到可能性,只是自己需要找一個出口給自己自私地活著。這種生活最可怕的莫過於接受現實。

The remaining Sham Shui Po

都市人不自覺地被形形色色的四周像要把你吃掉的感覺,像這樣沒完沒了的都市生活中尋回一些安寂基本是不太可能的事。社會上給大眾的心靈空間與公眾共享空間般越走越小越窄,可能性也被一系列一籃子規則一一被鎖著,公關立法制度加上光速媒體的網上凝聚力量,你可想出一些無方不反的公營/城市規劃項目嗎? 人越多利益就越變得復雜,萬一經動了大眾神經就顯得政府無能、無力,公關成災非常容易。 這一切不是普通市民可決定,與其不在掌握之中就倒不如不去理反而自己可來得清靜,不是自己因而變得冷漠,反而自覺自己所掌握可做的還是來得要緊。從來都是自己帶來自己無必要的愁是最不智的。

//

對上一個更新已是一個月多前,也正是一頓工作項目的前後,我自覺一個長休的可能性便決意給自己一些空白。有趣的事便來,我竟把我平常10平方尺的空間做出了一個大改動,我提出改動議案及家人協助下騰出足足36平方尺。對我而言,這就是我自己的一大個天地了。 更加難以想像的是我非常用心地打造這36尺,因我意識到我的現狀及短中期的未來,我不甘心我沒條件搬出還要住在令眼球極不舒服雜物滿佈的地方。家是要舒適,是要有想像,我便膽粗粗著手向”如果我可以”的方向構思。

Selfie

多得瑞典家居令我看到一系列(家居示範)的可能性,發覺空間少不代表沒可能。反而是需要了解自己的個人行為喜好來出發,其除的是傢私本身設計和你的心思(如燈光、佈置等等)。 短短兩星期,我差不多每天流連於傢私店,用盡心思想像佈局和格價,無悔地購下需要的每一件,也當上了不少天搬運工人。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買下傢私,心如自己搬入新居,注入了些正力量。室內設計的確是一門學問,有人可以用上設計師,我卻反而覺得自己一小步地著手來得多麼有情趣。

MK Night

學會雜物管理、調整自身習慣便是其餘持續性的環節,自己必記的是所有購物行為最理想是補充性,皆因每購一件代表另一件成為多餘物,只會增加自己煩惱。

這是我的家居101。 雖則不是全屋的改變,但已足夠調整一下環境。 現在,我可算正式有一個工作和閱讀空間。

發酵與浮現

I Run

最近的一個拍攝自由工作令自己體會多了一點點自己的極限和限制。趕工的急切性可能是只一主要因素,我掌控着客人公司的一大部分工序排列,也正正就是這樣感覺到了自己”忽然”變得何其重要。最初想起也覺得什為漫長,還要夾著些未知原素在內,當時的 ”完工便是目標” 在末段這一整星期長長不眠夜中發酵。結果當客人看到了成品便何其開心,鬆了一口氣。

I Chok

回首多月以來的工作機會這算是時間最緊、最長,的確辛苦,還要比所有長工辛苦得很多。(幸好數剪接影片中的一句又一句的激勵真言令自己安落下去,得以堅持下去)

Hong Kong Island Oasis

我想: 像這般繼續下去做我的半個自由工作者可行嗎?  還是,怎樣可改變一下? 需要與商業標準(器材、人手、表達手法、平面設計、動畫…) 來看齊這個結我還沒打開之下、收支又失衡、獨狼的工作方式、自己能力、行業未來發展的焦慮等等,很多當初不會想的東西就是這樣浮現出來。

I jump

影片不再只是最初眼看輕易單純一段一分幾鐘而已的片段東西了,也不是近似我興趣以外的一件普通事了,背後的遠超越自用相片的後期調較。 可否為生賺到基本過活才是一大考驗。 我可不動用存款地、加上供養父母之下支持生活了8個月,對我而言已經不簡單了。 經濟能力便是生存能力,對吧?

反差

Love

曾有想過如果人類從不需要睡覺的生活會怎樣嘛? 可能會如同行屍般日日等另一日、另一小時、另一分鐘、下一秒。又或者其實時間變得還要實用,每天有更多時間工作(可怕),或妄想一下可擁有更多私人時間做你一直很想做的事。那麼睡覺便只是一種如毒般的行為。

Utpoia

確實在世的一切生物不可不休息,沒有休息人類可以死亡,沒有休息你我可以變得精神失常,沒有工作效率可言。心理正常的人也會不斷有異想,不是幻覺而是負面情緒的激增。

睡覺是人體作息不可多得的一環,而我在部分時間把它視作成人世的逃避 – 一處被避難所。受到不如意的事接受不來,一睡了之。 接受不了自己便放棄一回再算吧。以酗酒以作短暫解脫的朋友,大有人在。我把酒視作品賞之用,無論有多愁,它一定不可能喝多。

Up Down

最近的一系列自由工作夾撃之下,帶來了不少煩惱,不單單只是時間不夠用的普通因素。我在想如果人(不只是我)可不用睡可趕工那有多好呢。又有在想這樣辛苦的下一步是否一定可以平坦? 假如工作環境改變了,我是否可能沒這樣多猜想?一個又一個的沒完問題其實我跟本有大本個答案,我只是想可以有另一個可能嘛?

The Other You

現在剩下的我只有僅餘的一點點意志,完全日夜顛倒了的我也只好跟著水流再走走。

//

今次打破常規以母語編寫,是完全有別於以往希望可以因共通語言走到更遠的地方。我一直在想香港人的故事有多少外地人會想明白呢,不如我寫給有緣人、寫給自己吧。

(To the English readers: It’s been my on my wishlist for a while that I somehow want to switch back to my language, to express in a way that’s more intuitive to me. It’d make more sense to myself and whoever the local lucky ones that stumble upon and may share thoughts and refl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