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 – 壹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日本是個怎樣的地方,這裏是否像我所想的一樣?
很多傳統的文化得到保留?
他們是真的有一種日本人精神嗎?
年青的一代是否很會打扮?
是不是到處都可容易看到香港遊客?
交通是不是很複雜?
言語可以溝通到嗎?

這一大堆未知數不斷提醒著我,是次之旅行不是單純的遊玩。

//

是次京都遊跟三個月前的新加坡遊來得輕鬆自在,基本是出發前一星期內購票預約,指南更是數天前番過,我大至了解行程不可能跟計劃中十全十美地進行,每人有自己的步伐、自己的喜好,一切從心便是美滿的一天。

所謂自己的步伐,景點每天是1.5個,時間容許之下可考慮其餘0.5個景點是否值得急於離開所在的景點,或是在此地方的周邊閒行。

第一天到達,入住的公寓式酒店,空間非常足,當中還值得一提的是,公寓房間有一個露台(我也因此而留意其他屋/大廈),足不出戶便可有涼風陪伴著,令我感到日本的樓房非常著重居住範圍內的室外空間。

土地問題是當權者管理上和市場營運者們過份扭曲的問題,不應該成為平民的問題,令人缺少應有的空間,更不應把露台包裝成富户才可得到的消費品。 住也住得不好,或不容許自住,人又怎會有人生想像。 國家最大的資產不是財富,而是安逸的人民啊。

對的,我領會到外遊住在酒店可能是不少人的避難所。

Advertisements

一張白紙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預期關注別人的人生,不如自己想像自己的人生,不是發白日夢只有去想,有著幾分衝勁半分儍氣便夠。 一直以來單獨郊遊原來是準備自己勇敢去單獨旅行,當想起自己曾經有懼無懼地背崖徒手在岩壁爬上爬落,其實人生很多事也變得沒有那麼害怕,這改變了我勇敢嘗試的心態。

旅行是否為了親愛的另一半、是否為了虛榮感、或為了玩樂?
或是像我一張白紙一樣,去探索一個陌生的地方?

我感謝古怪的公司文化、工作的辛苦把我自己推到牆角,自由的空間不是必然,你應有的自由時間被限制和壓縮,時間如砌圖。 有別於以往星期六、日有紅日放假,假期的寶貴程度,你不安排便失去,試想你會甘心嗎?

它們有一個上半年要放足七成年假的規條,不到你不編排出長假期。

苦盡甘來是另一番風味,錯有錯著,不如不要再等運到,繼續去看世界。

//

下一站日本。

我原本打算我的下一站是越南,再三考慮後決定要是花費要就花得有價值,於是轉去日本的念頭就跳了出來。 我絕對不是有遊過幾次愛上了日本的人,更不是去追求日本的什麼。 我十歳時有到過東京,但當時我太小了,跟本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

我的確很想去探索東京這個大城市及它的黃藍傢俬店,但我不想跌進購物這深淵。 那不如只去觀光,京都 – 這個我從沒有想過的地點就呈現了在我眼前的螢光幕中。

多謝我的信用卡可讓我活多了一個可能性。

一起消失了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一張單又到另一張,一個客接着下一個,人龍好比米芝連排隊的餐廳,這便是我的外在工作環境。 但常人不會知的是,莫過於要被等候中的客人眼神和突然其來的一個又一個被打擾的詢問,這正正是我需要高度集中地輸入每一件適當貨品、組件。 交易完畢後才發現數量、顔色、尺寸、收費等等有不同那就可以像天塌下來,然後跨步門/上級的同事會給你一定的壓力。 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的確令自己生活提心吊膽。

在這些壓力和煩惱下的我,便第一次違失了手機。 有部份珍貴的照片一起消失了,特別是對上一次的三兩張郊遊照。

可能消失了的是天意,但不到我不願意接受跌下來連一粒沙也拿不到,我的個性驅使我重新一次踏上同一路線,希望可攝出近似的好幾幅。 這旅程的特別之處是我更在意我拍出來的場景,可說攝影成份和郊遊的成份一半一半,成品甚至出乎意料之外。

是次大東山遊好比第一次到的時候大霧,但風力沒上兩次的大,我喜歡這山的最大原因就是它如仙境的霧,風勢和高度就令它更雄偉壯觀。 像我喜歡寂靜,離開煩囂的大嶼坐船來回是香港其中一件有耐性的人才會享受的事。

//

到過了新加坡後,我經常在想: 我什麼時候可再去走一走? 或是,有沒有其它地方在我財政範圍內可去到的呢?

我的確看多了,看似遊樂亦是勇氣、見聞的像徵,是自身的,你不會從媒體中拿到。 發生的經歴都一一成為了自己的故事,有本事的可以從口述方式說得燦爛,囗才沒太大本事也不緊要,照片中的細節和連貫性可輕易地令欣賞者明白。 公司古怪的強制性放年假令我更想不浪費外遊的機會,那我就不如好好計劃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