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初哥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如果人生只有…年,你會想怎樣過?

Late Visitors

這正是腦子不斷在迴響住的一句話。 畢業十年,回看理歷的一刻,事業尚未達標準,談不上有進入過有名的公司,更談不上有什麼高薪的職位。

跌入了舒適帶就不會懂得如何去向, 盡管當時的我常常提起想怎樣又這樣,結果都是一樣,停留着。

我不甘心此生沒還試過其他職業,還未知其他的可能性,幸好的是還有部份光陰,更幸運的是暫時還有一副超年輕的貌相,不去試就真的走不回頭。 ”你夠竟有幾想要這份工?” 便就是這樣寫了在臉上。

//

月頭,我獲得航空公司邀請面試,甚麼是像似找對了公司,我開始理解。 該總部有跨國公司的類似環境,或許更像一所大學或商場,有美食廣場 (不是canteen)、咖啡店、超市、銀行、髮型屋; 佈景可能一樣,角色的轉換就令整體看起來不平凡了,我説的就是他們的空中服務員。 這句 ”這真的不可能吧!” 就是不自覺地自言自語地說了數次,經過挑選專業訓練後的自信型像,太有感染力呢。

面試前多天準備有如期考一樣,或者說,比期考更不一樣的是我鬥的不只是紙上的問題與答案,而是個人肯定的表現和印象,我從來未試過畢業後有這動力去付出,如被喚醒的感覺。

當日,5時15分已起床,洗澡和準備早餐,我不敢外出吃快餐,就是怕食物有機會不干淨影響該天的任務,更特意弄了咖啡為自己提升精神。 事實上,這一連串倒數,已令我前兩晚過份緊張睡不著,結果我跟計劃一樣早了不少到達目的地。 我找了一張近主要通道的台坐下,值此想感受公司的氣氛之下做最後的準備,什麼都已預備好,問了自己: “你有多想穿上制服成為他們一份子?”

總括而言,我表現了自己,這公平一對一面試的機會亦令自己重拾被尊重的感覺。
取錄與否,力已盡,無悔可言。 現在就只有幻想。

此刻,像似編寫一個進行式的劇本章節一樣。

//

數天後,又是另一政府工體能測驗/小組討論,平常心對待便好,的確太多人爭了,是個可讓你去試、又不是你一定需要的職位。換角度以部門來看,這方式遴選我理解的。

Advertisements

廚房裏看世界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不時望出窗外的我,總是望向有大洋台的住宅,夠竟在平衡時空換轉了我在該洋台的我會是怎樣的呢?

香港人就是有種不斷要看外面世界的社會, 這絕大可能是因為地方極小而引生出來的習慣,又或者只是需求所致令本地不足之處可以得到填補。

Shades of

“格離屋啲飯餸特別香” 是有原因的,
不過我從來沒有深究為何自己從來沒有想學弄港式家常料理。
是不是因為港式的快餐太簡單根本沒需要學 (如煺蛋公仔麵、餐蛋三文治等等..)? 又是不是港式餸菜很多時候需要的火力在家居情況下不理想?
或是因為住所附近總有茶餐廳/連鎖快餐店的話關係?
我想這全部都是箇中原因。

City Power

上年,可能因為看過了印度電影加上他們特有民族音樂關係,我今上半年自學了好幾款印度式的香料菜式,當初只是由想學香料奶茶幫襯過重慶大廈一間店,之後吃過幾次快熟的湯包咖哩,始終想學一下,便買了不少材料包括印度長米和各種香料。 的確有成功做出極有滿足感的時候,但以傳統的方式由準備至完成需花的時間往往可以用上1.5~2小時,油煙亦不少,家的抽油煙機長期壊掉的情況下更令我想停下來。

就是這樣我回到自己喜歡的意大利菜,前後30分鐘就可以吃到有飽肚的意粉和三文治,加上自己硏究數年,質量有多少保證。 事實上地中海風味便是品嚐食材原味,所以準備工作比較容易近人。有時也覺外面餐廳的價完全不值得,我可以以這價買到了材料 + 1瓶不錯的葡萄酒了。 或者,這正正就是肚外的滿足感。與其為餐廳老闆交租,不如當作一點人生經驗吧,這也算是我現在的一種娛樂了。

接著,我也驚訝自己竟然有動力去嘗試做日式料理。 一切由日本電視節目開始,節目中的人物總是離不開吃喝,尤其在家居便可時常簡單做菜,這一定程度令我想了解更多。 不難相信,我由不知什麼是味淋,到現在跟著教學已備有柴魚片、昆布、味噌等等主要調味料。 事實上,很多知識是累積出來的,我就是無意中記得電視節目介紹過柴魚,也記得在我小鎮上學時的一個夜上下雪停電,我在一個日本學生朋友處吃過火煱爐煮出來的親子丼,聽上來的確有點雪中送炭的感覺。 當時我還以為這看起來太簡單了,根本不知道原來這是日本有名的一樣料理。
這也成為我第一道做出的日式料理。

//

可以下廚的人是特別有吸引力,對的!

Fences

回想求學年代有香港人煮到一手好菜就可以每星期請客一聚。 也有一位韓國男生遲我一學期入學,18~19歲的他,已懂得入廚,味道還要聽說不錯的 (印象中我沒有試過,可惜!)。 就連鎮外的其他留學生也知他可以入廚。

當時我跟本不當這是什麼技能,就是可有可無那種。

太空倉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Summer Sun

我數月前投考過紀律部隊。 一切其實都是計算之內。 雖則只能完成體能測試和小組討論沒被期後選中面試,我總算完了心願積極的試過。 也可理解為何那麼多申請者、亦有人試完再試又再試,起薪金額的確是比極大部分非專業工種高30-40%。 不過令我有興趣的其他原因是我希望進入一個制度,有團隊下工作,更可服務社會。

我更以為自己正常的體能與中學時排球隊的嚴格訓練可以令我有些微優勢,原來當天的小組討論部分才是測試日的一切。 需則是小組但一點也不見小,20人左右,沒有輪流發言,我也在心笑了,因太像每周末的維園境像。 如果辨論有多少技量定必有極大優勢,但也視乎該組的人而已。在膊頭上有花的幾位嚴肅考官觀考下,辨論完後畢時也大概已有了共識。

聽說,該組內約兩人獲得面試機會。 只好祝福。

Moon like

這算是一次現實的體驗,尤如將自己的攝影作品投進參賽箱內一樣賭一賭,沒保證的,除非你有相當名氣或被邀請(當然也雖自身質素)。

我多年前被好幾位網上名氣的攝影師留言鼔勵過,當時的確有點雀躍成為了當時的動力,在沒有對與錯的環境下盡了自己能力我沒有遺憾,世上永遠有更好的人和東西存在。以前自己的初衷,便是享受過程,下班後拿起相機四處走的自己。 單純的我,短暫地走過商業攝影工作,感覺有如沒安全帶下進出太空倉。

//

人生低潮是什麼,在發生之前也不得不認已累積了一定的程度的不快,只是沒有一個出口。這雙照片見證這相格一年半的時間,心愛的菲林機也沒有拿起過。 得回絲微的攝影觸覺和快感也是數天前突然發生的事,我希望這是返回太空倉到地球的一段支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