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鏡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為了逗一份普通的糧,我選擇留在目前的公司一年了,不用等到新年才回顧一年來的事。 雖則放工後的私人時間足足少了以前辦公室工作時的一大半,可是我完成了一系列之前未試過的事 (旅行、沖煮和品嚐咖啡、佈置家居),可能是人長大了些, 品味的也不一樣了。

事實上,這份辛苦工不是令我自豪的事,我也不想舊朋友看到我在這裏 ’打雜’,沒前途的工為什麼要繼續去做呢? 我明白了一件事,這是我未來的另一個安全網,因這公司是沒可能倒閉的,如有一天我雖要暫時性的工作,這便是不二之選。 的確我還是想像不到我能在什麼工種裏面立足,在想在等或花心神去尋倒不如實在地逗一份糧來生存著。

幸好地,公司也由下月開始給了我一個小的轉變去另一個部門工作,性質雖是一樣但聽說是會有東西可學到的,一切又成了未知之數。

//

開始入秋,又是郊遊的好時候,對上一次已是六月中的事了。 自己身型上雖然沒有什麼變化,但內裏完全感覺得到沒之前那麼有活力,就連自己跟自己心鏡對話的機會也沒有,無聊時間也變多之下令每天都過得太快,休息的素質跟定期運動的確是一個身心平衡的循環。

京都 – 貮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伏見稻河這個地方我一直都不知道它在日本的所在地,它的本身名字我也毫不了解,只知這橙紅的牌一個又一個有如隧道一樣的長,不甘譲我聯想起骨牌、又或者一些裝置藝術。 的確這橙紅的魔力有如萬有引力一樣在京都成了必遊之地。

當天早上我到過日前路過酒店附近的一間咖啡屋,這咖啡屋正是這種我一直想到的家庭式舊店,米黃色的牆身、深啡色的餐桌、天花慢轉中的風扇、侍應的整齊白恤衫黑色西褲圍裙,這正是我從電視畫面中看到的一切,活活地置身其中。

陌生的地方總是有格外的驚喜,儘管只是走進一間便利店,每一件貨品都能夠吸引我的眼球。 踏出每一個地鐵站有如打開聖誕禮物般的期待,伏見稻河比我想像中更易到,站出口一出就看到,方便至最極點。 沿著大路踏上梯級可經過不同的寺廟,我沒有特別去八掛這些,只是去行這個滿是橙紅門的山頭步道,行行停停都會花上至少一個小時,全程我都覺得像玩Diablo遊戲一樣,因為所有的一草一木我都跟場境一樣。

是次外遊我特別穿上輕巧的運動鞋,令我節省了極多腳骨力,多餘的體力便可花在市內的購物區。 在日本購物是很理所當然的事,不論小至文具大至電器,只要你有心頭號,有時間比較便可拿下戰利品。 我的確買了一支¥250的日制Zebra原子筆,我筆的外形線條、特別的長軟膠手握位、筆頭輕微加重平衡比例和巧妙的減震書寫體驗,讓我覺得一支簡單的日常工具也能有著用上全新手機般的感覺。 我在這間叫Loft的百貨公司(像Log-on的店)花上了不少時間,看到不少特別的貨品,其實Loft在我小時候也有在香港開過店,所以我特別好奇我長大後可不可以尋回兒時的回憶,可惜我完全沒有以前的一絲印

一張白紙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預期關注別人的人生,不如自己想像自己的人生,不是發白日夢只有去想,有著幾分衝勁半分儍氣便夠。 一直以來單獨郊遊原來是準備自己勇敢去單獨旅行,當想起自己曾經有懼無懼地背崖徒手在岩壁爬上爬落,其實人生很多事也變得沒有那麼害怕,這改變了我勇敢嘗試的心態。

旅行是否為了親愛的另一半、是否為了虛榮感、或為了玩樂?
或是像我一張白紙一樣,去探索一個陌生的地方?

我感謝古怪的公司文化、工作的辛苦把我自己推到牆角,自由的空間不是必然,你應有的自由時間被限制和壓縮,時間如砌圖。 有別於以往星期六、日有紅日放假,假期的寶貴程度,你不安排便失去,試想你會甘心嗎?

它們有一個上半年要放足七成年假的規條,不到你不編排出長假期。

苦盡甘來是另一番風味,錯有錯著,不如不要再等運到,繼續去看世界。

//

下一站日本。

我原本打算我的下一站是越南,再三考慮後決定要是花費要就花得有價值,於是轉去日本的念頭就跳了出來。 我絕對不是有遊過幾次愛上了日本的人,更不是去追求日本的什麼。 我十歳時有到過東京,但當時我太小了,跟本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

我的確很想去探索東京這個大城市及它的黃藍傢俬店,但我不想跌進購物這深淵。 那不如只去觀光,京都 – 這個我從沒有想過的地點就呈現了在我眼前的螢光幕中。

多謝我的信用卡可讓我活多了一個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