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叫生命力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往往就是一樣簡單的東西讓你沈醉於當中,舊物就是一種懷有魔力的東西,無論幾時髦、幾先進的地方,回到過去的那種感覺都必定會令人有更大的同理感,也是一種身份認同。 很多人會認為這必定是留戀過去的行為,但細心一想是否社會令你必定要追上、市場令你追求?

很多人認為舊就必是壞的,也是過時的、凌亂的。 卻它有一種獨特的味道,有著耳目一新異曲曲同工的感覺。 可能菲林相機和古著令我改變了這想法, 學會怎樣去欣賞還有著生命力的物件。

這次我親臨一個異地的二手市場 – 翟道翟playground市集,發覺原來泰國曼谷的市場生態都很多元化,古董商場外圍有大大小小的地㰙,在香港的確是不容許的景像。 我實在太好奇走了去尋寶,一行便大半個小時了,有好幾件擺設我差一點點就買下,又是有限的居家空間不而再不經精心考慮去容納。 隨後我走進商場打算找地方坐下休息一會,一樓二樓都是大型古董和傢具的店舖,本來打算回程去晩謄,再多上一層便離開,誰不知我喜歡的一間又一間古著店竟在我眼前,越行越入就越大間,結果還選上了一件十分喜歡的,價錢更是便宜到我不相信了。

//

原定打算在熱天前月尾再遊泰國另一城市清邁,因突然其來的肺炎疫情要取消行程,話雖可惜,再等一會去期待一下可能我會有更滿足的收穫。 希望香港繼續守好和自救自強。

京都 – 壹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日本是個怎樣的地方,這裏是否像我所想的一樣?
很多傳統的文化得到保留?
他們是真的有一種日本人精神嗎?
年青的一代是否很會打扮?
是不是到處都可容易看到香港遊客?
交通是不是很複雜?
言語可以溝通到嗎?

這一大堆未知數不斷提醒著我,是次之旅行不是單純的遊玩。

//

是次京都遊跟三個月前的新加坡遊來得輕鬆自在,基本是出發前一星期內購票預約,指南更是數天前番過,我大至了解行程不可能跟計劃中十全十美地進行,每人有自己的步伐、自己的喜好,一切從心便是美滿的一天。

所謂自己的步伐,景點每天是1.5個,時間容許之下可考慮其餘0.5個景點是否值得急於離開所在的景點,或是在此地方的周邊閒行。

第一天到達,入住的公寓式酒店,空間非常足,當中還值得一提的是,公寓房間有一個露台(我也因此而留意其他屋/大廈),足不出戶便可有涼風陪伴著,令我感到日本的樓房非常著重居住範圍內的室外空間。

土地問題是當權者管理上和市場營運者們過份扭曲的問題,不應該成為平民的問題,令人缺少應有的空間,更不應把露台包裝成富户才可得到的消費品。 住也住得不好,或不容許自住,人又怎會有人生想像。 國家最大的資產不是財富,而是安逸的人民啊。

對的,我領會到外遊住在酒店可能是不少人的避難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