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鏡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為了逗一份普通的糧,我選擇留在目前的公司一年了,不用等到新年才回顧一年來的事。 雖則放工後的私人時間足足少了以前辦公室工作時的一大半,可是我完成了一系列之前未試過的事 (旅行、沖煮和品嚐咖啡、佈置家居),可能是人長大了些, 品味的也不一樣了。

事實上,這份辛苦工不是令我自豪的事,我也不想舊朋友看到我在這裏 ’打雜’,沒前途的工為什麼要繼續去做呢? 我明白了一件事,這是我未來的另一個安全網,因這公司是沒可能倒閉的,如有一天我雖要暫時性的工作,這便是不二之選。 的確我還是想像不到我能在什麼工種裏面立足,在想在等或花心神去尋倒不如實在地逗一份糧來生存著。

幸好地,公司也由下月開始給了我一個小的轉變去另一個部門工作,性質雖是一樣但聽說是會有東西可學到的,一切又成了未知之數。

//

開始入秋,又是郊遊的好時候,對上一次已是六月中的事了。 自己身型上雖然沒有什麼變化,但內裏完全感覺得到沒之前那麼有活力,就連自己跟自己心鏡對話的機會也沒有,無聊時間也變多之下令每天都過得太快,休息的素質跟定期運動的確是一個身心平衡的循環。

一起消失了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一張單又到另一張,一個客接着下一個,人龍好比米芝連排隊的餐廳,這便是我的外在工作環境。 但常人不會知的是,莫過於要被等候中的客人眼神和突然其來的一個又一個被打擾的詢問,這正正是我需要高度集中地輸入每一件適當貨品、組件。 交易完畢後才發現數量、顔色、尺寸、收費等等有不同那就可以像天塌下來,然後跨步門/上級的同事會給你一定的壓力。 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的確令自己生活提心吊膽。

在這些壓力和煩惱下的我,便第一次違失了手機。 有部份珍貴的照片一起消失了,特別是對上一次的三兩張郊遊照。

可能消失了的是天意,但不到我不願意接受跌下來連一粒沙也拿不到,我的個性驅使我重新一次踏上同一路線,希望可攝出近似的好幾幅。 這旅程的特別之處是我更在意我拍出來的場景,可說攝影成份和郊遊的成份一半一半,成品甚至出乎意料之外。

是次大東山遊好比第一次到的時候大霧,但風力沒上兩次的大,我喜歡這山的最大原因就是它如仙境的霧,風勢和高度就令它更雄偉壯觀。 像我喜歡寂靜,離開煩囂的大嶼坐船來回是香港其中一件有耐性的人才會享受的事。

//

到過了新加坡後,我經常在想: 我什麼時候可再去走一走? 或是,有沒有其它地方在我財政範圍內可去到的呢?

我的確看多了,看似遊樂亦是勇氣、見聞的像徵,是自身的,你不會從媒體中拿到。 發生的經歴都一一成為了自己的故事,有本事的可以從口述方式說得燦爛,囗才沒太大本事也不緊要,照片中的細節和連貫性可輕易地令欣賞者明白。 公司古怪的強制性放年假令我更想不浪費外遊的機會,那我就不如好好計劃計劃。

公園中的城市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新加坡其實只是一塊平地”
這是從我新加坡的朋友聽到的,但卻在我出發前的確在觀光旅遊網內看到有森林區,看到的照片也不像人造或幾棵的樣子,愛非主流的我便把行山郊遊成為我這次旅行的必要行程。

究竟星洲的山會是怎樣的呢? 
你大概可以從我的便鞋猜到,我沒有什麼特別準備。 當天的天氣好得很,早上11時便吃過了中午早餐,步行過了一個大型HDB乘巴士,十多個站後我遲落了車,也沒有關係因為也是目的地的傍邊’麥里芝水庫自然步道’。

當我步近這水邊,我立即聯想起城門水塘。

當我步入路徑,我又發現有一點點不同,這裏的樹大多都很粗很高。 當地人也十分注重在左行的習慣,所以見到有人跑過必須讓右。 行了又行有上落的路段都雖要1個小時左右才到我行程中必須要到的地方 –  Tree Top Walk 吊橋。

我到了!

途中遇到四腳蛇、猴子等動物後,我在這條搖晃的橋中遠看四周的景色,他們的確有在這區保護所有原貌。行這徑一圈雖花上起碼3小時,我邊望著手錶上的時間,邊望著我的進度,突然手機過熱自動熄了,不知是否在袋中錯按一輪或是真的有一點熱,當時的我急得很,怕壞掉便麻煩至極,幸好幸好最後可以重新開機。

下一站便是現代化的城市公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