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之旅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我曾經說過 “我終於到了泰國!” 好幾次。 第一次來自的士裏的我,望出窗外見到的高架鐵路天橋、tuk tuk、巨型的商場、泰文廣告板、街邊的小店。 第二次來自我吃的遲來午餐,一個非常平民的三餸飯,有我喜歡的香囗辣肉碎。

第二天,我又說過一次,便就是當我乘過快艇上岸後望見我在腦海中出現過的建築物,在遠方雖然一河之隔,但我很明確有在電視節目中出現過,這地標的名字也變得不那麼重要了。

//

這早我吃過了酒店咖啡廳的一個難忘早餐,因為我記不起有多久沒吃過一餐五星級的食物,重點是在一個舒服寧靜的環境下進餐,竟然發生在旅程裏實在太過難得了。 或者這就是自己旅行的好處,可以更專心享受當地的一切,時間自己決定,沒有準時遲到。 當天中午出發到了河邊的一系列古蹟,雖乘水上交通前往,坐快艇前往也不是我計劃之中,所以在水上高速跳起的時候我也不禁笑了起來。

來泰國便要看看這裏的佛,東南亞的較瘦,頭頂是天線的尖,也有不一樣的形態,他們的巨佛喜歡側睡,非常有性格的樣子。 寺廟的風格和細節也是陌生的感覺,發覺原來我小時候玩過的電腦遊戲或甚至外星有關的劇集有用過這些元素,所以我的確像一個外星似的初體驗。

到過臥佛寺和周邊的園亭後,再過河參觀鄭王廟,這便是所有遊客都必定要到的地方,白色的塔,有秩序的邊旁重覆又重覆地往上到頂,真的像電腦複製的一樣,真的不是外星人建的嗎?

京都 – 伍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travel

此行最令我難忘莫過於火車博物館內的所有陳列品,當中包括火車的歴史、演變、機械、票務、等等…回想起這麼多火車支缐其實跟他們歷史有關,因每一條線路其實可以代表一間公司,不同的公司分別在經營,有點兒像航空公司一樣。 博物館規模像尖東香港歴史博物館再加多一個有1:1路軌轉盤的露天廣場,可見他們非常重視土地區域的歷史。

不過令我更好奇的反而是他們的學校課外參觀活動,我到過的任何一個有歷史博物成份的景點,都有一大級學生在埸進行校外參觀,小至幼稚園像寵物般的坐在手拉車被老師拉著(情景太可愛),大至高中生。 我知道我們本地也有這類活動,但印象中非常有限,令我感覺到兩地教育有著的核心分野,可能教了出來不能成才,但不能遠離教育人民的初衷。

//

近月一系列的群眾運動,其實是一群不滿社會現狀的人,帶頭的有某程度政治動機,我看到的不是對與錯,是因與果。 我眼見失望的政策方向,不是這種條例的內容,而是一直停在原地的方向。 如在地的民生政策、環保政策、非地產/商業項目發展,遲遲在硏究當中,西九/啟德一帶原是一個20年前香港大都會的2.0希望,卻也慢慢分割成住房短缺的救火犧牲品,説切身少少的環保分類,又原來政府沒有自己的規管、保貼有限沒法經營、零典範地進行, 我真的不知我放入回收桶內的是否真的得到回放,還是只是塑造美好大都會的花瓶。 遲遲打造不到新的旅遊點,市內已狹窄,還分流不到遊客到其他地方,我都為他們辛苦。 狹窄至極的環境,怎樣可令人快樂。

香港需要一個平衡,長期傾斜的支柱令遊戲玩不了,人囗過盛地方細小,什麼都被框住,低天花大窗台等等變成賺錢工具。 人,有思想有感受的,年輕人及中年人看過世界的一切可能性。 工時長、賺得小、住得更小、發展零展望、貧窮加劇,不需專家也可推斷香港不變只會更壞。 香港人的心聲有誰做得到。

京都 – 肆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旅遊書特別介紹嵐山的竹林與周邊的去處,我把這活動放在第三天的行程內,事原我是想去別處行山,不過一個在東、一個在西,比叡山如要行的話就需花上六小時,的確逗留天數不夠令我最終沒往這邊去。

總算嵐山給了我一個另類悠閒的一個中下午,異地遊最大的難關莫過於方向感降至零,及言語不太通。 火車站在這區域內景點的附近,我看著看不明的地圖告示,人流又走不太一致的方向,有幸這時有一澳洲遊客也走著同一目的地。 簡單的一個竹林就足以吸引世界各地的遊客前來,看似簡單的表面,我相信一定有很多工夫配套做了。 嵐山有一條度月橋在河中,另一邊有著不同寺院,包括世界文化遺產天龍寺,雖然沒有什麼歷史介紹在場,但用心感受一下可想像古代時的風貌,附近的竹林也點綴了不少,看似簡單的一草一木,他們用了心保留下所有原貌,甚至人力車、木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