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園國的迷想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我遊新加坡其中一個最大的目的就是到濱海灣花園,從構思圖、到落實興建、到開幕、到網上報導我都有一一留意,不得不提就是我一直只有想和望,從來沒有出行的念頭,外遊就是回鄕拜山或公司公幹。

我由差一點點可以到意大利公幹到一年後另一公司得到三亞(海南)六星級招待,看到了機會大多不是自己可以把握,預期白等,不如來得瀟灑自己給自己一個機會。

//

上回說到我到過行山(一件旅客不做的事),原來自己一直有自己堅持的興趣,我完成了路程便乘巴士和地鐵到我心目中的人間天堂 – 濱海灣花園。 坐在雙層巴士慢看從未見過的世界是我難忘的回憶,因為我腦海中望過的巴士風景只是香港的景色,外地的確是我的第一次。

建築物與人之間的關係究竟是怎麼的呢? 新加坡天氣熱是不可改變的事實,有什麼辦法可以令室內有室外的感覺? 就是把室外放在室內,這並非新的事物,但如果再把一些不太可能的變成真實,那就成了一個世界之最。 我想我並沒有預計這兩個室內溫室可以令我留下這長時間,巨型壯觀的畫面一個又一個多方位地吞噬了我,這地方只可能在夢境裡出現。

不絕的流水聲與黃昏的天空又把我從一個世界帶往另一個(溫室)世界。 分成9區5大洲的花穹就像一個只有植物的冷氣商場,自己化身成了蝴蝶一樣看左又看右,飛得攰又可以停下來坐,我在這裏見到了一棵又一棵肥大的橄㰖樹。 轉眼間天已變黑,我就是這樣看到了溫室的另一可能性,把部分燈亮起再加上節日元素,一個人我也感覺到浪漫的情調。

尾聲來到最後的巨樹群,它的燈飾實在太美,有點兒像煙花一樣不時地動和變色,我原本是想上樹上的連接橋,無奈我被他們的票務員錯誤引導了沒有預買到票。 錯有錯着,燈光節目完畢我繼續下一行程到金沙酒店。

這標誌性的地標其實最吸引我的地方是他們的美食中心,這麼多選擇之下我還是選擇吃多士 + 咖啡 + 蛋 ,我回想也覺得這決定有點其怪。 隨後我行過酒店外的海濱,有人談情、有人玩滑板、有人聽着露天酒吧的音樂,我沒有什麼目的地,目的地就是繼續向前走。 我就是這樣走到一條橋,一條像有魔力的跨海行人天橋,它閃閃發着流動白色的光,加上鏡的折射令我們仿如置身萬花筒,這是一件藝術品啊。

坐在山上平原的我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displaced village

我吃着果仁,看着人生百態,這就我。 雖然再沒有掛名叫自己攝影帥,感觀細胞還在活動,只是快門沒以前的用得多,路也走少了很多。 我的另一頁是怎樣的確是雖要時間去再創造,話雖如此我可運用的時間和精神力量有如長期乾涸的銀行戶口。

old love
//

當以為向着目標前進的時候,在每一關卡都會重複看一看自己的方向,然後再定位前進,有時候走錯了方向會自然地發覺不對勁,也有時候已走錯了很遠便順勢改變計畫把終點放在另一點,有人會覺得目標對不準,卻有趣的是 – 目的已達成,又或者更有了意外的收獲。

wisdom

是次郊遊便是一個美好的一例子。 可能行走的路程只約有原定的一半,但我看到的卻比我本應行的路程還要多。 一切隨心,明白沒什麼叫做錯、也沒什麼叫絕對,理想與差距視乎看的角度。

plateau

太空倉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Summer Sun

我數月前投考過紀律部隊。 一切其實都是計算之內。 雖則只能完成體能測試和小組討論沒被期後選中面試,我總算完了心願積極的試過。 也可理解為何那麼多申請者、亦有人試完再試又再試,起薪金額的確是比極大部分非專業工種高30-40%。 不過令我有興趣的其他原因是我希望進入一個制度,有團隊下工作,更可服務社會。

我更以為自己正常的體能與中學時排球隊的嚴格訓練可以令我有些微優勢,原來當天的小組討論部分才是測試日的一切。 需則是小組但一點也不見小,20人左右,沒有輪流發言,我也在心笑了,因太像每周末的維園境像。 如果辨論有多少技量定必有極大優勢,但也視乎該組的人而已。在膊頭上有花的幾位嚴肅考官觀考下,辨論完後畢時也大概已有了共識。

聽說,該組內約兩人獲得面試機會。 只好祝福。

Moon like

這算是一次現實的體驗,尤如將自己的攝影作品投進參賽箱內一樣賭一賭,沒保證的,除非你有相當名氣或被邀請(當然也雖自身質素)。

我多年前被好幾位網上名氣的攝影師留言鼔勵過,當時的確有點雀躍成為了當時的動力,在沒有對與錯的環境下盡了自己能力我沒有遺憾,世上永遠有更好的人和東西存在。以前自己的初衷,便是享受過程,下班後拿起相機四處走的自己。 單純的我,短暫地走過商業攝影工作,感覺有如沒安全帶下進出太空倉。

//

人生低潮是什麼,在發生之前也不得不認已累積了一定的程度的不快,只是沒有一個出口。這雙照片見證這相格一年半的時間,心愛的菲林機也沒有拿起過。 得回絲微的攝影觸覺和快感也是數天前突然發生的事,我希望這是返回太空倉到地球的一段支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