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 – 貮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伏見稻河這個地方我一直都不知道它在日本的所在地,它的本身名字我也毫不了解,只知這橙紅的牌一個又一個有如隧道一樣的長,不甘譲我聯想起骨牌、又或者一些裝置藝術。 的確這橙紅的魔力有如萬有引力一樣在京都成了必遊之地。

當天早上我到過日前路過酒店附近的一間咖啡屋,這咖啡屋正是這種我一直想到的家庭式舊店,米黃色的牆身、深啡色的餐桌、天花慢轉中的風扇、侍應的整齊白恤衫黑色西褲圍裙,這正是我從電視畫面中看到的一切,活活地置身其中。

陌生的地方總是有格外的驚喜,儘管只是走進一間便利店,每一件貨品都能夠吸引我的眼球。 踏出每一個地鐵站有如打開聖誕禮物般的期待,伏見稻河比我想像中更易到,站出口一出就看到,方便至最極點。 沿著大路踏上梯級可經過不同的寺廟,我沒有特別去八掛這些,只是去行這個滿是橙紅門的山頭步道,行行停停都會花上至少一個小時,全程我都覺得像玩Diablo遊戲一樣,因為所有的一草一木我都跟場境一樣。

是次外遊我特別穿上輕巧的運動鞋,令我節省了極多腳骨力,多餘的體力便可花在市內的購物區。 在日本購物是很理所當然的事,不論小至文具大至電器,只要你有心頭號,有時間比較便可拿下戰利品。 我的確買了一支¥250的日制Zebra原子筆,我筆的外形線條、特別的長軟膠手握位、筆頭輕微加重平衡比例和巧妙的減震書寫體驗,讓我覺得一支簡單的日常工具也能有著用上全新手機般的感覺。 我在這間叫Loft的百貨公司(像Log-on的店)花上了不少時間,看到不少特別的貨品,其實Loft在我小時候也有在香港開過店,所以我特別好奇我長大後可不可以尋回兒時的回憶,可惜我完全沒有以前的一絲印

京都 – 壹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日本是個怎樣的地方,這裏是否像我所想的一樣?
很多傳統的文化得到保留?
他們是真的有一種日本人精神嗎?
年青的一代是否很會打扮?
是不是到處都可容易看到香港遊客?
交通是不是很複雜?
言語可以溝通到嗎?

這一大堆未知數不斷提醒著我,是次之旅行不是單純的遊玩。

//

是次京都遊跟三個月前的新加坡遊來得輕鬆自在,基本是出發前一星期內購票預約,指南更是數天前番過,我大至了解行程不可能跟計劃中十全十美地進行,每人有自己的步伐、自己的喜好,一切從心便是美滿的一天。

所謂自己的步伐,景點每天是1.5個,時間容許之下可考慮其餘0.5個景點是否值得急於離開所在的景點,或是在此地方的周邊閒行。

第一天到達,入住的公寓式酒店,空間非常足,當中還值得一提的是,公寓房間有一個露台(我也因此而留意其他屋/大廈),足不出戶便可有涼風陪伴著,令我感到日本的樓房非常著重居住範圍內的室外空間。

土地問題是當權者管理上和市場營運者們過份扭曲的問題,不應該成為平民的問題,令人缺少應有的空間,更不應把露台包裝成富户才可得到的消費品。 住也住得不好,或不容許自住,人又怎會有人生想像。 國家最大的資產不是財富,而是安逸的人民啊。

對的,我領會到外遊住在酒店可能是不少人的避難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