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本年的獨遊突破由年初新加坡開始、再到年中的日本京都,十二月的這個假期來得更加不易,五天的長假如要外遊的話,價錢一定不會少,出發數天前還在想怎樣去等雙糧還卡數,幸好突然想起另一戶囗還有(果然!)。 另外要是去沒到過的國度必須要多一點心思去選擇硏究。 不過對於初手來說,這目的地經已是其他人到過無數次的地方,什至是某些人的所謂 “鄕下”

曼谷。

//

由零認知到現在的確只可以目不暇給來形容,有點像台北但又不是同一回事,這地方沒有太多高樓,有高架和地下鐵路,要是到外郊的景點就雖要另外的交通工具。 第一天的短暫下午和晚上約說是時光倒流到香港的七八十年代,不如說他們發展的路線非常獨特和富趣味。

自以為是城市人,商場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陌生,不過如果我口中說出 “原來是可以這樣的” 可能意味著香港的購物天堂又早已過時。 或者曼谷的街道不是太雅觀或是太有連慣性,商場不單只是一個簡單的一堆商舖,他們把商場打造成另一個國家形象、一系列景點、一個真共享的空間,而不是那些要付錢的咖啡廳,商場內有非常足夠的人性化休息坐位。 商場外有市集,內有海量的餐廳/美食廊和商店等等,數量和商場面積就不在話下,新的好幾個商場無論規模和設計都比我們的K11 Musea勝,我會以一個天堂來比喻當地的商場文化。 這令我太意想不到了。

香港雖然是我們家,但客觀地比較,以往八九十年代的什麼美食購物天堂真的是現在遊客眼中的嗎?

理大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沒有在本地大學就讀可能稱不上經歷過正規的香港人大學生活,我雖然沒有這機會,但也就因為一次機緣巧合下入過校園內工作過幾次,也得到它們周年紀念水樽,我還是每天的用著。 可能就是這樣,最近的理大衝突令我有一點關心,繼早前的中大激烈警民衝突後,戰爭般的新聞直播畫面在我工作小休時的手機上出現,當大部分學生在戰場上對抗的時候,所有人都在想為什麼這樣的事情在世界其中一個頂尖城市內發生,到底前因是怎樣,我城的未來會是鋭變得更理想更平等,還是繼續自欺欺人地跟著老闆/炒家的規則下一一再跪下來。

這次社運可看得到政府一直以來都沒有決心做事,沒有頭腦也算,就連果斷的決策也沒有,不論政治取向是哪一方也認同這一點。 我很難想像平息以後的幾屆政府怎去帶領大家,怎樣去施政,這樣人心分裂了的社會沒有藥去補救,沙士有疫苗,金融危機有儲備,藍黃政見由媒體主導下,扮演的角色已化身到每一個人身上,沒有真中立的立場,就連反送中扮演的和理非也成了黃方。

黃方的前線抗爭者”勇武派”得到和理非心中的支持,離地至極的設施破壞和私了行為就是來換取政府的回應,暴力示威三個多月政府才去補鑊般的去試圖從住屋問題方向去做芝麻的小的事,它們好像從來視而不見 、聽而不聞去處理社會民生問題,民生都沒有的時候抗爭者便去爭取民主,這令我感概萬千,理應相反地去爭取才對,這年代真的沒有對與錯了,不去表達便是真的錯。

//

理大事件,衝突又早上開始,直至另一天的清晨早上,火光紅紅,半夜我也看着直播,這也令晚上全民動起來營救被圍的學生,也剛好高院裁定蒙面法超乎合理需要,人數好比維園遊行,所有人希望人道地處理。 電影般的情節也一幕又一幕地出現,部分學生成功游繩和接應的電單車速逃,也有試由下水道逃,但最終失敗。

//

區選完畢,該支持的都已經投了決定性的一票,七或一的投票率也成了前以未有的亮點,白領票倉理應建制支持者多的區域也歸了泛民派,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其實勝方票數也只是多1-5%,可能部分外國/國內居港人仕/非港網民沒有資格投票的關係(不支持這場運動的一眾),影響不到最終結果,真的是外人可以左批評右批評但始終沒有真正資格去理。 我也估不到議席可以這樣壓倒性地取得,這也許會令建制支持者極為失落,主流在那一方,不到你不服。

實際上這次選舉對政府目前亂局一點改變也沒有,因為他們只會用警隊人力來守,特首不會有神奇妙方,中央也只會繼續支持信任,可能激進的會給人一個又一個拉了被扣起,但也永遠阻不了和平的一大眾出來表達,得以服眾就需面對。

給香港的名信片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打風’ 是唯一可短暫地完全影響到香港市民的日常生活、社會運作。 從來由小至大遊行示威是一件一年必會發生好幾次的事,也往往沒有什麼變數的例行公事,叫叫口號由維園出發行到政總,長毛等議員可能行到中聯辦做做騷便完成一天節目。

沒有人估到六月起開始的反修例活動由遊行一步又一步越行越遠,警民對立衝突變成常態,也不只是一兩個戰場,港九新界各區都不定期有所謂的公眾活動。 由最初的獲得警方不反對通知書 (合法遊行),到完全不理會通知信地非法集結地遊行,可見社會不太認同政府和個別警民衝突的處理方式。 政見往往成了人與人之間的分裂之處,完全沒有討論空間,因為極端已成,變成了兩個世界。

示威者的行動升級至不清楚還有什麼法寶未出的時候,我們需要回首看看香港出了什麼問題,現在已不是譴責誰與誰的地步,不從問題方向來解結,香港只會回到起點,遊戲繼續,沒法走出這處境。

政府推出廣告 ‘珍惜香港這個家’ 的用意,雖然人物和手法出了問題,出處大概明白,但領首亦要明香港最寶貴的永遠不是眼前擁有的一切表面繁榮,而是我們共同進步的未來,中年人現在是不甘心的一大群,因對他們來說局已定、家庭已成、父母已年邁。 說主要是年輕的搞事,不如認真硏究問題,不要指是誰的錯自己是對,聖人也有錯的時候。 目前來看政府再脫節和離地的進行施政很難得到多方面支持。 香港想離開地產主導的定律,香港人要有屋住,工時要人道,要有利建立家的條件 ; 又或者純粹多一點要尊嚴,可以嗎?

//

我工作的門市因位處示威點,已有數天突發的緊急關門,還有好幾次如走難一樣地找回家方法。 也在日前多個港鐵站受到嚴重破壞,需要全線關閉,多個商場關閉及提早休息,24小時便利店更前所未有地休息。 不平息民怨,日後的日子很難回服正常。 我們的一至五可能是正常地運作,周末假期就尤如風暴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