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差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回想當年沙士的時候,我並不在香港,沒法親身了解當時的恐懼,新聞消息也沒有像現在的即時突發,一手消息大多從電視才會得知。 不談事後的經濟影響,只談社區爆發的震撼度,來不切吞下囗水的吃驚,因為太多未知的可能性,仼何人、任何地方都可能帶有病毒。

當年的一班醫護烈士也得到我尊重,回港後的其中一事就是到香港公園內的紀念像致敬,當年的傳染病學專家袁國勇、醫生沈祖堯等更成為香港的英雄。

十七年後,又被引入了新冠肺炎,事實可怕的是在中國的感染和死亡數字在爆發期激增,封城的手段也前所未有地實行,一個又一個醫院爆棚和隔離無助的畫面可能我們以為都是配套、衞生做得不足而成,事實根本一切來得太急,紙包不住火。 意大利成了另一個武漢,分別的是他們不能十天內建成火神山,這一方面得到我的欣賞,當時我看著外媒主持報導也笑着質疑這可能性。

香港十分興幸有袁國勇在主持大局,政府可能慢幾拍,但市民帶有自救、自保的心態去看待疫情。 全球第一個去搶購口罩、防護物資的地方,其後也有另一波搶米、廁紙等等,恐慌全城。 很多自己也會笑的事,原來不只是在香港會發生,近至新加坡、遠至現在歐美也一樣,不竟我們也是人類,要生存,要生活。

//

很多公司實行了居家工作,我們公司就用上兩隊分日輪班,也因而多了一些工餘時間。 有到過郊外,不過始終不太放心沒防護裝備下進行; 亦遊訪了好幾間之前沒有動力驅使我到的咖啡店,這段時期還可以自由自在外出的確算是非常理想了。

香港能夠守住,全靠大家的齊心,我們所有人都是英雄。

壞的會過去,好的會來臨。

尋寶墟市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走過大開眼界、五光十色的商場區,曼谷另一著名的觀光活動便是去逛逛夜市 與 周末市場。

極少去女人街和太子的街檔都知道這些類型檔大多是賣副廠和翻版貨,衣服、小飾物、遊客紀念品等等的東西,在曼谷的夜市其實也不例外,至少我到過的拉差火車夜市就是這樣,不過值得一提的就是這只是在夜晚運作的地方,佔地大得很,也有不少熟食檔在周邊,熱鬧程度好比我們的年宵。

同一樣是檔仔,不過有更好的編區和貨品選擇,限只在周末開放,這就是我覺得可以一遊到處尋寶之處的JJ Market。 一口泰式珍珠奶茶,一邊看看有什麼檔,有什麼商品值得一買,我也看上了兩件畫工細緻的趣味衣服,也成為這行程其中一大意外收獲。 除了有不少獨立設計小店外,也有很多其他多樣性的產品,如賣燈飾、藤品、寵物用品、人造植物… 可說是一個離線的淘寶。

//

室外的購物環境的確有著原始自然感覺,一點都不做作,沒有冷氣、清潔也不是一個因素; 小生意沒有廣告板、代言人,生存全靠資本上的空間多過的姿態上意志。 香港目前沒有什麼露天夜市,全因環境、衞生、安全 、外判管理和營運、很多條例上和政府不同部門的規條上分歧而免得去做出協調而改變,所以只有短期展覧式的一次性 ’散貨場’ 於會議展覽中心、大型球場處舉行。

我相信香港人始終有一大批人是像本人一樣,關心性價比高或品質成熟的市場。 正如餐廳食物不用心,吃過一次中服就沒有第二次了。 我們怎麼去消費、怎樣去使用有限度的金錢/時間去選擇服務和產品,寧願不購買或不用本地的也不會白白重覆地去浪費於不值得的東西上。

舊城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出發前一星期才買下一本旅遊精讀,再起飛前的一天才決定選用當地導遊。 雖然我是自由行,但硏究過若要前去古蹟,最佳的選擇就是用上當地一天遊去齊景點,果然省下了所有要煩的交通和時間分配。

//

話說我一直都想參觀像古埃及金字塔、柬埔寨吳哥窟之類滿有神秘感的景物,柬埔寨也曾經在上年五月京都遊決定之前番過好幾頁書。 不過我也有留意過泰國也有不少寺廟,但絕無想過原來曼谷郊區附近叫 ‘大城’ 的地方也有這麼多壯觀的寺廟和佛像。

一個又一個佛像圍着主建築的高塔,建築群也有不同大小的塔和廣場。 雖然這些地方對外開放,但導遊也叮囑要尊重聖地的神靈,不要暴露和拍照時佛像的頭要高過自己的,可見他們國民很尊重佛教。

早上九時出發,大概一小時多的旅遊巴車程,到大城我也開始興奮起來,因為我的確估不到我不只到了泰國的曼谷,也正遊走當地的舊城古蹟。 十年前的我可能只會想若果未來事業有成,我便會怎樣又怎樣,會花錢去和另一半去去旅行,其實旅行原來是一種個人膽色和好奇心的鍛練和突破,根本和事業有成拉不上關係,反正也買不起房子和養不起另一半,我不想這一生在停留在原地,做點對自己有意思的事吧。

//

非常感謝2019的自己,踏出了一小步去造出小改變、去忠於自己,一直以來以為不可能的事,其實只是未去開始這些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