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園中的城市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新加坡其實只是一塊平地”
這是從我新加坡的朋友聽到的,但卻在我出發前的確在觀光旅遊網內看到有森林區,看到的照片也不像人造或幾棵的樣子,愛非主流的我便把行山郊遊成為我這次旅行的必要行程。

究竟星洲的山會是怎樣的呢? 
你大概可以從我的便鞋猜到,我沒有什麼特別準備。 當天的天氣好得很,早上11時便吃過了中午早餐,步行過了一個大型HDB乘巴士,十多個站後我遲落了車,也沒有關係因為也是目的地的傍邊’麥里芝水庫自然步道’。

當我步近這水邊,我立即聯想起城門水塘。

當我步入路徑,我又發現有一點點不同,這裏的樹大多都很粗很高。 當地人也十分注重在左行的習慣,所以見到有人跑過必須讓右。 行了又行有上落的路段都雖要1個小時左右才到我行程中必須要到的地方 –  Tree Top Walk 吊橋。

我到了!

途中遇到四腳蛇、猴子等動物後,我在這條搖晃的橋中遠看四周的景色,他們的確有在這區保護所有原貌。行這徑一圈雖花上起碼3小時,我邊望著手錶上的時間,邊望著我的進度,突然手機過熱自動熄了,不知是否在袋中錯按一輪或是真的有一點熱,當時的我急得很,怕壞掉便麻煩至極,幸好幸好最後可以重新開機。

下一站便是現代化的城市公園。

粒粒皆辛苦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我最近工作的一更由上午11:30一直硬拼至關門後的晚上22:00。 前三天已是尾更工作,22:00才回家。

辛苦錢辛苦賺,同事說過零售職位的長工時是以時間換取金錢,這比例特別明顯, 雖則只是我第一次這樣一整天的當值,企足10多小時真的令我之後放假的一天什麼地方都不想去,因為膝頭實在太攰、還有點痛。 一句工作性質”係咁”就是”係咁”,接受不接受看自己修練吧。 安慰自己的想法便是我也坐了不少個年頭,企一排應該還可以吧。

或者這令我更有動力去做我未真正做過的一件事 - 去旅行。 是單獨去旅行,去一個我一直想去觀光的小國新加坡。  我也不太相信自己會有這些少勇氣單獨外遊,訂購酒店機票一刻或者也有半點猶豫,可能是這地方安全,語言又全不是問題,我在一個上班前的上午訂下了行程。 這整個行程的花費可比上一台不差的相機呀,不過那又如何,我的相機防潮箱還是載有一年前的空氣,已經不是我的什麼東西, 壓力反而來自家用等等分配,感覺十足十賭博一樣,難怪財務公司有它們的生存空間。 這時的我十分想得到五餅二魚的絕技。

人窮心不窮,上流不到的故事、富不起來的經歷,令我一直在想到底我在做什麼,等了又等其實我在等什麼,時間不等人,真的老了的話沒有現在的心態這樣的動力,我怕未來的後悔。

發酵與浮現

Photography

I Run

最近的一個拍攝自由工作令自己體會多了一點點自己的極限和限制。趕工的急切性可能是只一主要因素,我掌控着客人公司的一大部分工序排列,也正正就是這樣感覺到了自己”忽然”變得何其重要。最初想起也覺得什為漫長,還要夾著些未知原素在內,當時的 ”完工便是目標” 在末段這一整星期長長不眠夜中發酵。結果當客人看到了成品便何其開心,鬆了一口氣。

I Chok

回首多月以來的工作機會這算是時間最緊、最長,的確辛苦,還要比所有長工辛苦得很多。(幸好數剪接影片中的一句又一句的激勵真言令自己安落下去,得以堅持下去)

Hong Kong Island Oasis

我想: 像這般繼續下去做我的半個自由工作者可行嗎?  還是,怎樣可改變一下? 需要與商業標準(器材、人手、表達手法、平面設計、動畫…) 來看齊這個結我還沒打開之下、收支又失衡、獨狼的工作方式、自己能力、行業未來發展的焦慮等等,很多當初不會想的東西就是這樣浮現出來。

I jump

影片不再只是最初眼看輕易單純一段一分幾鐘而已的片段東西了,也不是近似我興趣以外的一件普通事了,背後的遠超越自用相片的後期調較。 可否為生賺到基本過活才是一大考驗。 我可不動用存款地、加上供養父母之下支持生活了8個月,對我而言已經不簡單了。 經濟能力便是生存能力,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