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的束縛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回到之前走過的路有如掌握了一切一樣地向前,上月南丫一行是我月來第一次走回山野,也是自星洲一行之後的第一次。 用過的背包跟鞋也變得格外陌生,不過可以確定的就是它們伴隨了我一段不短的時間了,它們也損耗經已到臨界點,尤其是這雙鞋。

當初選擇這雙鞋根本沒有太大理由,大致可想像一個初哥走進就近的一間戶外用品店,然後拿起較順眼的一試。 卻想不到原來這鞋便是我以後的同伴,我什至以它為練跑鞋,可見它其輕巧便利性一點也不低。 舒適度極高令我遲遲不願把它退役,再加上偶然郊遊的機會,令更換的原動力減了。

若果不是最近公司少少的花紅的話,我不會大膽考慮更新我的郊遊裝備。 雖則只是衫、褲、背包、鞋、襪,它們各件的考慮都要花多少心思,如衫褲我希望可得到戶外品牌,但發覺性價比低,倒不如花在鞋上。 背包我也由16L減到英國品牌更窄身的12L,有助背兩側散熱之餘又減少了搖擺的動作。 襪子終於又綿質提升至有速乾的機能,聽上來有大費周章之意,但約果有提升的空間又何必留在現狀?

運動制服有如迷信的束縛,你要相信它,它才保佑你,這樣的一件事根本不會在你普通的時裝打扮𥚃發生。 第一代行山裝備的雛形總算成為我以後的根基。

//

不知不覺已過了半年的工作時間,我可以肯定這份工作的人際關係是怪得很,人手不足又令員工壓力升至頂點,直接令員工減少了應有的培訓,卻培訓正是我一直所渴望所得到的東西。 階級的分別加劇了團隊的分化,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想學習大公司的文化,我發覺自己已分不清楚這是不是一種文化,還是一個為完成目的木偶戲。 力我已盡了,公司的銷售成績又達了標,我見不到利益的存在,我也相信我的存在根本對這成積沒有一絲影響,不是我少看了自己,是因為公司的品牌效應和地區的影響下發揮所致。 再看看上級們的年資,我已有了決定畫出一條死線,話雖如此,越希望脫離就越難及時做到,我仍然相信自己是個有能力的人,機會不到我努力也是費力,眼見死局一個。

我可以灑脫一時,但不可灑脫一世,欠了的會繼續成為日後的一個代價。

粒粒皆辛苦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我最近工作的一更由上午11:30一直硬拼至關門後的晚上22:00。 前三天已是尾更工作,22:00才回家。

辛苦錢辛苦賺,同事說過零售職位的長工時是以時間換取金錢,這比例特別明顯, 雖則只是我第一次這樣一整天的當值,企足10多小時真的令我之後放假的一天什麼地方都不想去,因為膝頭實在太攰、還有點痛。 一句工作性質”係咁”就是”係咁”,接受不接受看自己修練吧。 安慰自己的想法便是我也坐了不少個年頭,企一排應該還可以吧。

或者這令我更有動力去做我未真正做過的一件事 - 去旅行。 是單獨去旅行,去一個我一直想去觀光的小國新加坡。  我也不太相信自己會有這些少勇氣單獨外遊,訂購酒店機票一刻或者也有半點猶豫,可能是這地方安全,語言又全不是問題,我在一個上班前的上午訂下了行程。 這整個行程的花費可比上一台不差的相機呀,不過那又如何,我的相機防潮箱還是載有一年前的空氣,已經不是我的什麼東西, 壓力反而來自家用等等分配,感覺十足十賭博一樣,難怪財務公司有它們的生存空間。 這時的我十分想得到五餅二魚的絕技。

人窮心不窮,上流不到的故事、富不起來的經歷,令我一直在想到底我在做什麼,等了又等其實我在等什麼,時間不等人,真的老了的話沒有現在的心態這樣的動力,我怕未來的後悔。

坐在山上平原的我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displaced village

我吃着果仁,看着人生百態,這就我。 雖然再沒有掛名叫自己攝影帥,感觀細胞還在活動,只是快門沒以前的用得多,路也走少了很多。 我的另一頁是怎樣的確是雖要時間去再創造,話雖如此我可運用的時間和精神力量有如長期乾涸的銀行戶口。

old love
//

當以為向着目標前進的時候,在每一關卡都會重複看一看自己的方向,然後再定位前進,有時候走錯了方向會自然地發覺不對勁,也有時候已走錯了很遠便順勢改變計畫把終點放在另一點,有人會覺得目標對不準,卻有趣的是 – 目的已達成,又或者更有了意外的收獲。

wisdom

是次郊遊便是一個美好的一例子。 可能行走的路程只約有原定的一半,但我看到的卻比我本應行的路程還要多。 一切隨心,明白沒什麼叫做錯、也沒什麼叫絕對,理想與差距視乎看的角度。

plate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