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山上平原的我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displaced village

我吃着果仁,看着人生百態,這就我。 雖然再沒有掛名叫自己攝影帥,感觀細胞還在活動,只是快門沒以前的用得多,路也走少了很多。 我的另一頁是怎樣的確是雖要時間去再創造,話雖如此我可運用的時間和精神力量有如長期乾涸的銀行戶口。

old love
//

當以為向着目標前進的時候,在每一關卡都會重複看一看自己的方向,然後再定位前進,有時候走錯了方向會自然地發覺不對勁,也有時候已走錯了很遠便順勢改變計畫把終點放在另一點,有人會覺得目標對不準,卻有趣的是 – 目的已達成,又或者更有了意外的收獲。

wisdom

是次郊遊便是一個美好的一例子。 可能行走的路程只約有原定的一半,但我看到的卻比我本應行的路程還要多。 一切隨心,明白沒什麼叫做錯、也沒什麼叫絕對,理想與差距視乎看的角度。

plateau

玻璃屋

Photography

dear heavenly

一個月已過,工作也隨著重覆性的進行下開始適應下來。 在小公司內已濾積了一定職場經驗的新鮮人在一間陌生的大公司環境下最吃力的可能是想盡法子打入圈子,這的確考起了自己的耐性。

back to where it begin

在前線職位欠缺了一兩個同伴比孤兒更孤單,要在大機構生存下來比我想像中考驗大很多,譬如甚少接觸的部門和所謂的同事像有間玻璃屋罩起來。 或許這便是需要學習的地方,如何去看待人事關係、如何去豁達面對、如何把自己定位、如何變成主動的一方。

crossing

想太多便只會煩太多,目前只有把自己的的角色做得完滿,不令人懷疑便是我一個小目標。

journey

自己的格言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這個新環境,像一缸不同品種的魚,但自己卻未太找到自己的品種。 沒有另一個像自己一樣的新人在附近可言。 再者,除了工作以外,這個地方不太方便小組交流。 客人也太多,沒有機會交談,感覺就像不停在潛水一樣,有着窒息的感覺。 工作了5天,估不到 ’孤兒’ 就是這樣來形容自己為最適合。 約果用顧問的角度來看這一周,我已看到不少可幫助得到前線人員的地方。 我也是這樣造了幾個工具來大大幫助了自己。

Newcomers

專心邊做邊學習,可能就是零售業古怪的地方。 公司需要幫手,但又沒有培訓人手可給予多一點點訓練準備工夫,因此這段時間尷尬非常,又未了解得透產品和公司的服務範圍,又要在客人面前裝上已受訓了的專業樣子。 胸前小小的 ‘I’m New’ 鈕針便是我的蜜月期免死金牌。

//

我也好奇,約果我用多年前在意大利食品小店時的服務態度看待客人,夠竟會不會有相似的交流? 結果我也吃驚地得了接近的回應,有客人受樂會主動跟我握手多謝,也有客人問我的名字,更有的稱讚我與眾不同。 這成了我辛苦中的精神食糧。 不過我理解公司裏的同僚都不是來自酒店或具空中服務員般的態度,我有這種能耐也多得成長時的培養。

既然已上了船便做好工作吧。

這就是我現在的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