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鏡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為了逗一份普通的糧,我選擇留在目前的公司一年了,不用等到新年才回顧一年來的事。 雖則放工後的私人時間足足少了以前辦公室工作時的一大半,可是我完成了一系列之前未試過的事 (旅行、沖煮和品嚐咖啡、佈置家居),可能是人長大了些, 品味的也不一樣了。

事實上,這份辛苦工不是令我自豪的事,我也不想舊朋友看到我在這裏 ’打雜’,沒前途的工為什麼要繼續去做呢? 我明白了一件事,這是我未來的另一個安全網,因這公司是沒可能倒閉的,如有一天我雖要暫時性的工作,這便是不二之選。 的確我還是想像不到我能在什麼工種裏面立足,在想在等或花心神去尋倒不如實在地逗一份糧來生存著。

幸好地,公司也由下月開始給了我一個小的轉變去另一個部門工作,性質雖是一樣但聽說是會有東西可學到的,一切又成了未知之數。

//

開始入秋,又是郊遊的好時候,對上一次已是六月中的事了。 自己身型上雖然沒有什麼變化,但內裏完全感覺得到沒之前那麼有活力,就連自己跟自己心鏡對話的機會也沒有,無聊時間也變多之下令每天都過得太快,休息的素質跟定期運動的確是一個身心平衡的循環。

雨聲下的寜靜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遊行示威、再遊行示威,或許香港人已經明白一些沒可能的想法,但是偏偏去試,去支持的大有人在,不支持但不反對的可能是少數,反對的就是想去反傳統地去幹。 我,什至我父母也沒有看過我們這個家可以這樣的亂。 工眾活動令交通亂、公司緊急關門、罷工等等,電視有四、五個畫面不同地點多處騷亂,規模大到國際媒體都做現場直播。

就是一次又一次的警民衝突,令不明來歷的白衣人在元朗地鐡站內有組織地收到指示地攻擊不只是穿黑衣的示威者,他們的行動有媒體推斷出是支持派請來的江湖人仕,的確新聞片段看到的頭破血流和激烈程度遠超過當時八月前黑衣人的倒亂程度。 甚至連事無大小出街也不想穿黑和白衣,免得令人聯想。 警察當晚不在場的真空期太不沉常了,他們也被所有人轟,也成為了另一個月的示威目的。

以上是八月十八和二十一寫下來的,我在十八日到過我人日第一次遊行,據說這遊行集會是屬非法,不過我覺得有問題的事人民要站起來,所以當天放假,冒雨也提早出門先去元朗買我的咖啡豆,然後回到港島上街。

我從沒有見過遊行可以如此寜靜,聽到的只有雨聲和途中不時有人叫的口號,這次遊行規模也是前所未有,可以說政府越打壓,就更多常人 (和理非) 會出來。 很多東西在媒體中經常看到的我親歴其境,有人經過差館用鐳射筆照射,也有分了隊的前線勇武人仕在旁集合,有趣的是當天沒有警民對峙的情況。

//

不知這場運動會否在開學後/大規模捉人後熄滅,要知道的是香港人只想有一個安穩的居所多過混亂的社會,政府什至中央不能只與財團協商炒人/入黑名單便了事,香港人追不上樓價、舖租亂加的定律必須根治來改變部分遊戲規則。

香港人是有種古怪的 ’盲搶鹽’ 心態,但一切也是來自惶恐的保護。

京都 – 伍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travel

此行最令我難忘莫過於火車博物館內的所有陳列品,當中包括火車的歴史、演變、機械、票務、等等…回想起這麼多火車支缐其實跟他們歷史有關,因每一條線路其實可以代表一間公司,不同的公司分別在經營,有點兒像航空公司一樣。 博物館規模像尖東香港歴史博物館再加多一個有1:1路軌轉盤的露天廣場,可見他們非常重視土地區域的歷史。

不過令我更好奇的反而是他們的學校課外參觀活動,我到過的任何一個有歷史博物成份的景點,都有一大級學生在埸進行校外參觀,小至幼稚園像寵物般的坐在手拉車被老師拉著(情景太可愛),大至高中生。 我知道我們本地也有這類活動,但印象中非常有限,令我感覺到兩地教育有著的核心分野,可能教了出來不能成才,但不能遠離教育人民的初衷。

//

近月一系列的群眾運動,其實是一群不滿社會現狀的人,帶頭的有某程度政治動機,我看到的不是對與錯,是因與果。 我眼見失望的政策方向,不是這種條例的內容,而是一直停在原地的方向。 如在地的民生政策、環保政策、非地產/商業項目發展,遲遲在硏究當中,西九/啟德一帶原是一個20年前香港大都會的2.0希望,卻也慢慢分割成住房短缺的救火犧牲品,説切身少少的環保分類,又原來政府沒有自己的規管、保貼有限沒法經營、零典範地進行, 我真的不知我放入回收桶內的是否真的得到回放,還是只是塑造美好大都會的花瓶。 遲遲打造不到新的旅遊點,市內已狹窄,還分流不到遊客到其他地方,我都為他們辛苦。 狹窄至極的環境,怎樣可令人快樂。

香港需要一個平衡,長期傾斜的支柱令遊戲玩不了,人囗過盛地方細小,什麼都被框住,低天花大窗台等等變成賺錢工具。 人,有思想有感受的,年輕人及中年人看過世界的一切可能性。 工時長、賺得小、住得更小、發展零展望、貧窮加劇,不需專家也可推斷香港不變只會更壞。 香港人的心聲有誰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