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昨天,香港錄得零個確診個案。 並且多日只有單位數輸入/本地個案增長。

自農曆年前起,香港人人心惶惶,不提政府措施、人民意識,世界各地多月來一直有一系列大爆發。 當中,英、美、意、法、西班牙進入失控的緊急狀態,醫療系統乘受不了突然其來的患者,人手裝備不夠也不在話下,我們亞洲國家更對英、美兩國未開始大爆發前的太極應對覺得莫名奇妙至極。 感覺就像讓它發生吧的對策,戴不戴囗罩成為東亞洲和西方國家的文化差異話提。

我最初都認為西方人不願意戴囗罩絕大原因是因為我們(本地人)已像瘋子一樣出入都絕不會除下,我住的地區更容易見到不單止外國人沒有戴囗罩,就連,操流利英語的黃皮膚人也一樣輕視了冠狀病毒。 其後我讀上一篇南華早報的文章提及囗罩這話提,這不單單是輕視與習慣的問題,反而更重要的是他們的自身尊嚴。 我也是個不喜歡戴口罩的人,除非公司有流感出現或自己有感冒徴狀,我非必要也不會戴,這次也因公民意識和本地專家的建議才安全地戴上,為人為已,務必保護香港。

深信現在居港的外國人望見家鄉成為嚴重疫區,每天的死亡數字,令他們明白到本地人的過份緊張瘋子般的樣子救了很多很多人命了。 香港仍然尚算生活正常運作中也是大家的功勞。 不要鬆懈的前提下,我們可以鼓勵一下,也幫助有需要的人,儘管是國外地區的地球村人民。

//

這段日子公司運作一切正常,只是分了兩隊分開上班,所以假日多了不少,我也把握機會在另一嗜好沖煮精品咖啡領域上學習了不少。 決意買入了一套一直想學會的虹吸器具,想了一段時間,只欠一個美好的藉口。

所以若說世界像是停了,不如去學一些(別人眼中的)無聊事,可能是一件小事,但就在此起步了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