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咖啡吧台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上月初,我添置了一套幾年來一直非常想學到的虹吸器具。
原來,自己想要的好咖啡不雖要一間新潮咖啡店、不雖要指定的咖啡師,有了意識技巧,什麼地方、時間,自己便去當這位咖啡師,用心製作完倒入喜愛的一套杯具,慢慢細味。

//

自己也好奇是什麼或何時驅使到我去弄咖啡,這應該大概九年前我初次接觸到第一個手磨,當時亦單純地想節省咖啡店每杯的價錢,自己沖一下latte。

接着2014年,我留意到咖啡精品化的新熱潮,購入了最新的專用電子磅和一套簡單的組合,還到家附近的店去偷師。 當時其實並不太欣賞沒奶像水水的咖啡,總覺得怪怪的,又不是茶,但看起像茶多過一切。 當時可能本地淺炒的豆不是現在的成熟。不過數次後我放下了手沖,走回奶啡。

專用電子磅在我自由工作時的低谷期間賣掉了應變。

隨後,我反而接觸品茗台灣茶 – 高山烏龍、發酵紅茶等等,蓋碗也玩過了一年多。

//

之後兩年,我初次踏入了元朗這間獨立咖啡館,裝潢像似日式的老店一樣,我一心去試下2013年世界冠軍的咖啡,就是這樣我一個人坐在吧台上一睹咖啡師的英姿,這便是我初次看到虹吸的操作。 漸漸理解到我杯上的咖啡好極也只是一杯咖啡產品, 反而可以看到沖煮過程 (表演) 才會了解這是杯怎麼樣的咖啡。 不竟路途遙遠,定價不算親民,我只有半年光顧一次。

直至上年中,我無意中留意了有關台灣的咖啡影片,片中的老闆霸氣和幾下散手便是好東西; 我在想,不如跟著霸氣老闆的影片學學吧。 我便先忘記過去的工具和不好經驗,投資一些基本而適合自己的工具。 我的小角落就此誔生了一小吧台。

//

器材不斷地升級的同時,自己也更了解什麼是一杯成功作,失敗又是什麼出了問題等等。 工作流程變得更精確利落,大大提升了過程的享受,咖啡自然地成為了生活的一大部分。

每期的一大樂趣便是選擇豆的產地國家、產區。 也多找了好幾間可靠的店去買豆。 同時,口味、特質也可以不同的沖煮方式和手法去表達,不同的配搭可按心情去決定。

這個興趣真的不是爆出來的,是可能因為我喜歡動手,可能我有接觸過茗茶,可能因為工作時學會了一些葡萄酒知識,可能我現在追求著家居擺設,可能品味上的改變,可能是接受不到昂貴又人迫又嘈的咖啡店,可能是網上影片中的一些重大啟發。 種種可能之下,只好說: 沒什麼,這只是我每天都必定會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