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香港的名信片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打風’ 是唯一可短暫地完全影響到香港市民的日常生活、社會運作。 從來由小至大遊行示威是一件一年必會發生好幾次的事,也往往沒有什麼變數的例行公事,叫叫口號由維園出發行到政總,長毛等議員可能行到中聯辦做做騷便完成一天節目。

沒有人估到六月起開始的反修例活動由遊行一步又一步越行越遠,警民對立衝突變成常態,也不只是一兩個戰場,港九新界各區都不定期有所謂的公眾活動。 由最初的獲得警方不反對通知書 (合法遊行),到完全不理會通知信地非法集結地遊行,可見社會不太認同政府和個別警民衝突的處理方式。 政見往往成了人與人之間的分裂之處,完全沒有討論空間,因為極端已成,變成了兩個世界。

示威者的行動升級至不清楚還有什麼法寶未出的時候,我們需要回首看看香港出了什麼問題,現在已不是譴責誰與誰的地步,不從問題方向來解結,香港只會回到起點,遊戲繼續,沒法走出這處境。

政府推出廣告 ‘珍惜香港這個家’ 的用意,雖然人物和手法出了問題,出處大概明白,但領首亦要明香港最寶貴的永遠不是眼前擁有的一切表面繁榮,而是我們共同進步的未來,中年人現在是不甘心的一大群,因對他們來說局已定、家庭已成、父母已年邁。 說主要是年輕的搞事,不如認真硏究問題,不要指是誰的錯自己是對,聖人也有錯的時候。 目前來看政府再脫節和離地的進行施政很難得到多方面支持。 香港想離開地產主導的定律,香港人要有屋住,工時要人道,要有利建立家的條件 ; 又或者純粹多一點要尊嚴,可以嗎?

//

我工作的門市因位處示威點,已有數天突發的緊急關門,還有好幾次如走難一樣地找回家方法。 也在日前多個港鐵站受到嚴重破壞,需要全線關閉,多個商場關閉及提早休息,24小時便利店更前所未有地休息。 不平息民怨,日後的日子很難回服正常。 我們的一至五可能是正常地運作,周末假期就尤如風暴一樣。

迷信的束縛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回到之前走過的路有如掌握了一切一樣地向前,上月南丫一行是我月來第一次走回山野,也是自星洲一行之後的第一次。 用過的背包跟鞋也變得格外陌生,不過可以確定的就是它們伴隨了我一段不短的時間了,它們也損耗經已到臨界點,尤其是這雙鞋。

當初選擇這雙鞋根本沒有太大理由,大致可想像一個初哥走進就近的一間戶外用品店,然後拿起較順眼的一試。 卻想不到原來這鞋便是我以後的同伴,我什至以它為練跑鞋,可見它其輕巧便利性一點也不低。 舒適度極高令我遲遲不願把它退役,再加上偶然郊遊的機會,令更換的原動力減了。

若果不是最近公司少少的花紅的話,我不會大膽考慮更新我的郊遊裝備。 雖則只是衫、褲、背包、鞋、襪,它們各件的考慮都要花多少心思,如衫褲我希望可得到戶外品牌,但發覺性價比低,倒不如花在鞋上。 背包我也由16L減到英國品牌更窄身的12L,有助背兩側散熱之餘又減少了搖擺的動作。 襪子終於又綿質提升至有速乾的機能,聽上來有大費周章之意,但約果有提升的空間又何必留在現狀?

運動制服有如迷信的束縛,你要相信它,它才保佑你,這樣的一件事根本不會在你普通的時裝打扮𥚃發生。 第一代行山裝備的雛形總算成為我以後的根基。

//

不知不覺已過了半年的工作時間,我可以肯定這份工作的人際關係是怪得很,人手不足又令員工壓力升至頂點,直接令員工減少了應有的培訓,卻培訓正是我一直所渴望所得到的東西。 階級的分別加劇了團隊的分化,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想學習大公司的文化,我發覺自己已分不清楚這是不是一種文化,還是一個為完成目的木偶戲。 力我已盡了,公司的銷售成績又達了標,我見不到利益的存在,我也相信我的存在根本對這成積沒有一絲影響,不是我少看了自己,是因為公司的品牌效應和地區的影響下發揮所致。 再看看上級們的年資,我已有了決定畫出一條死線,話雖如此,越希望脫離就越難及時做到,我仍然相信自己是個有能力的人,機會不到我努力也是費力,眼見死局一個。

我可以灑脫一時,但不可灑脫一世,欠了的會繼續成為日後的一個代價。

迴走雲煙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Smoky Cloud

上回説到多麼期望的一份工作和自身十足的信心,三星期已過了,最後的等待告終,大概沒被考慮。我感到失落的地方不是未被取錄,反而是沒有一個大好機會在大公司內受訓,學習專業的服務態度和一些另類技能。

眼看都在一系列雖要被挑選中的工作機會擦身而過,的確消磨了、甚至打沉了自己的意志,更不相信自己比不上其他人,默默地還是接受處境。 不甘想像自己可以怎樣在社會立足,以前二十多歲在職時沒真正經歷的感受就一一浮現出來。

人説,很多工種肯做就長做長有不怕被取代。 你願意吃苦便可,自己願意嗎?
看著自己的學歷和能力,竟然落得如此下場,尤如罪犯般的感覺。 如今只好苦笑歎説: 低處未算低,還是再試試競爭可能少一些的空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