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廚窗

Photography

最近的一個周末天,是難得的星期六假日,平常在公司聊咖啡的同事有要事到我區內,順道約在一起說東說西。

因為公司平常編排較多人手於星期六 – 亦是零售店最忙碌的一天,所以這天可説是有周末氣氛的獨特一日。 平常大家都穿著不同的顏色制服 (不同部門) 上班,我基本上沒怎樣見他著便服時的一面,我永遠都是遲過他們部門上班和下班,所以的確有點不慣。 邊行邊聊之下,我們到了一間區內另一邊的小店,本身大家在現役公司之前都有在這區上班,所以四周環境都十分熟悉。

這所冰室已存在了一段長時間,裝修殘舊,餐牌簡陋,沒有因疫情而倒閉已經是件興幸的事,我們其實也找不到什麼有興趣的飽食,隨便叫了粉麵再加一份招牌西多士,可能主角是周六的閒聊,食物變得根本不太重要了。

離開時,我回首望一望店的紅色白底名牌,再望一望玻璃廚窗,上面貼有不同本地的報導與介紹,再看請楚一點,我竟然見到我影的一幅相在非常當眼位置,這是我幾年前的一個飲食文化書合作。 雖然事格幾年了,美好的回憶像最近發生的一樣。

定斷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有套港劇叫 ’歎息橋‘ 我最近有看過,劇中一對父子分開後重遇,面對面平心靜氣地坐在一起,講和多年來說不清的分歧,當中父説:


半途而廢才是放棄,
盡力做了,知道行不通,不再糾纏下去,
那叫做放低 (放下),
何必如此著。

這番話對我甚有感觸,憶起我這幾年來的起伏,擦身而過地看過別人的高處,然後進入自己的低處後,經時間和心態清洗後得以重置,過去的自己成就了現在的我,不得不說成長了一點兒。 或者現在可能是新的一頁,爭取之下也定必以平常心對待。

//

最近電腦的照片處理程式壞了,這令我認真檢視一下平常的慣常處理流程。 自從完全放下了菲林和數碼相機後,基本的攝影工具就只有手機,這也其實不是什麼新事物,因為一直我都在重用着,什至有出展過的幾張作品也是來自手機。 這一年來的手機照片也其實是經手機程式內處理的,唯獨是檔案處理還是遲遲未有一個完美定斷。 這是一個契機,讓自己放開再探索一下另類的可能性。

穿越聖殿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本身沒有什麼概念當天的行程下半段會到那一個景點,不過剛巧日間在水路途經見到一坐會展新翼2.0似的建築,下了意識晚上必定更獨特,果然又是另一番景象。

乘過渡輪,在河邊遠方就已經心跳加速着,走近拍岸的時候到步入名店旁的扶手電梯上升,這刻像走進了聖殿般的感覺,一切來得太裝潢,只有賭埸才有可能這樣的花費和心思吧。 上到第一層就是正式商場的開始,一個又一個巨型的架空裝置藝術。

於中庭,我只會把頭和目光繼續往上望,這廣闊舒服的環境加上曼谷的香薰味,令自己完全地放鬆下來。 商場也可以成為觀光點,這是十分新鮮的一件事,加上不少聖誕的佈置下打破我舊有對曼谷的觀念。

香港很多自以為很了不起的事,卻她們已經開拓了屬於自己的路。

吃過泰式料理後再走走平台,五光十色的噴水投射表演、動人的音樂下把這天行程畫上句號,離開前更參觀了什有特色的美食廊,帶水上市場的風格,選擇也不少,只是他們正在預備去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