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 – 壹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日本是個怎樣的地方,這裏是否像我所想的一樣?
很多傳統的文化得到保留?
他們是真的有一種日本人精神嗎?
年青的一代是否很會打扮?
是不是到處都可容易看到香港遊客?
交通是不是很複雜?
言語可以溝通到嗎?

這一大堆未知數不斷提醒著我,是次之旅行不是單純的遊玩。

//

是次京都遊跟三個月前的新加坡遊來得輕鬆自在,基本是出發前一星期內購票預約,指南更是數天前番過,我大至了解行程不可能跟計劃中十全十美地進行,每人有自己的步伐、自己的喜好,一切從心便是美滿的一天。

所謂自己的步伐,景點每天是1.5個,時間容許之下可考慮其餘0.5個景點是否值得急於離開所在的景點,或是在此地方的周邊閒行。

第一天到達,入住的公寓式酒店,空間非常足,當中還值得一提的是,公寓房間有一個露台(我也因此而留意其他屋/大廈),足不出戶便可有涼風陪伴著,令我感到日本的樓房非常著重居住範圍內的室外空間。

土地問題是當權者管理上和市場營運者們過份扭曲的問題,不應該成為平民的問題,令人缺少應有的空間,更不應把露台包裝成富户才可得到的消費品。 住也住得不好,或不容許自住,人又怎會有人生想像。 國家最大的資產不是財富,而是安逸的人民啊。

對的,我領會到外遊住在酒店可能是不少人的避難所。

四天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travel

本人放假的節目可以簡單得很,在海濱公園坐下,細閲没有多餘消費廣告的免費文化雜誌。 寧靜的環境下,令每隔一分鐘頭頂飛過的飛機聲十分明顯,經常在想機上的幸運兒今次是飛往地球的那一個角落,我又何時可成為這些幸運兒呢?進不了航空公司工作,低職位又沒有公幹機會,令我更想自主地去經歷的第一次的單獨旅行。

多得公司需要我計劃定上半年的年假,我才認真選定日期。 地點方面,原來一直都已經在心中,只是有點遠、有點貴。 現在回想由Gardens by the Bay開幕、至新聞一則又一則比較兩地、至跟與移居到港的新加坡博客短聚、至追有廖碧兒演出的新加坡劇Lion Moms、至劇集影響後經常到Toast Box,這通通令我一步又一步踏近這小國。

四天的外遊,我跟本沒打算用攝影的心態去看待,更坦然不再想去碰充滿傷感的相機箱; 攝影回歸原點,用來序事、用來留念。 踏過的每一步總是懷著了解當地的本質去探索。 早上飄來的南洋咖啡香,晚上陣陣的印度香料,這多國共存的國家完全有別於像重慶大廈的兩層商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