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差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回想當年沙士的時候,我並不在香港,沒法親身了解當時的恐懼,新聞消息也沒有像現在的即時突發,一手消息大多從電視才會得知。 不談事後的經濟影響,只談社區爆發的震撼度,來不切吞下囗水的吃驚,因為太多未知的可能性,仼何人、任何地方都可能帶有病毒。

當年的一班醫護烈士也得到我尊重,回港後的其中一事就是到香港公園內的紀念像致敬,當年的傳染病學專家袁國勇、醫生沈祖堯等更成為香港的英雄。

十七年後,又被引入了新冠肺炎,事實可怕的是在中國的感染和死亡數字在爆發期激增,封城的手段也前所未有地實行,一個又一個醫院爆棚和隔離無助的畫面可能我們以為都是配套、衞生做得不足而成,事實根本一切來得太急,紙包不住火。 意大利成了另一個武漢,分別的是他們不能十天內建成火神山,這一方面得到我的欣賞,當時我看著外媒主持報導也笑着質疑這可能性。

香港十分興幸有袁國勇在主持大局,政府可能慢幾拍,但市民帶有自救、自保的心態去看待疫情。 全球第一個去搶購口罩、防護物資的地方,其後也有另一波搶米、廁紙等等,恐慌全城。 很多自己也會笑的事,原來不只是在香港會發生,近至新加坡、遠至現在歐美也一樣,不竟我們也是人類,要生存,要生活。

//

很多公司實行了居家工作,我們公司就用上兩隊分日輪班,也因而多了一些工餘時間。 有到過郊外,不過始終不太放心沒防護裝備下進行; 亦遊訪了好幾間之前沒有動力驅使我到的咖啡店,這段時期還可以自由自在外出的確算是非常理想了。

香港能夠守住,全靠大家的齊心,我們所有人都是英雄。

壞的會過去,好的會來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