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窮水盡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River

估也估不到,原來親戚一年一兩次的的關心慰問也可成為一種壓力,尤其是在飯局中,沒有回避的地方。

中秋將至,又是再次見到親朋戚友的時候。 等待的遊戲還應中止,沒結果地盲等已浪費了太久,我雖要生活、雖要回到社會,雖要有收入來生存。

我就是這樣走進了我常幫襯的瑞典家居店裏應徵。 零售業總需要人手,只是我願意不願意。 當初還以為零售經驗沒什麼大不了,不過山窮水盡的時後還算是一種技能。

雖然不是我早前夢寐以求航空公司/紀律部隊的工作制服,但它們也有一套鮮明的團隊制服、有不同部門分工,這點已足已令我眼界大開,跟我僅有的中小企/初創公司經驗有段差距。 加上公司也是國際性的,有總部支援及較完整的制度和方針,相信有學習和發揮的機會。 職位上與兩年前比雖說沒有上流,但薪金上還算接近,有計劃地管理便不會太差。 我也期待上班時可代表我喜歡的品牌、期待再次回到有同僚和可以接觸到人的工作。

我從來沒有這樣地期待,尤其是工作。

我一定餓透了。

//

今天我回家前,突然改變主意走到這年來我常到過的海濱公國一坐。 或者是黃昏入夜的夜境, 想也想不到靜靜的廣闊環境能令我感慨,不是不愉快的感慨,而是看到自己步進另一頁。 飛機就在這刻在遠方𠾐𠾐地飛過我頭頂。

很多東西,就是多麼地近、多麼地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