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Mobile Phone, Photography

Winter Maple

攝影 – 本身不是我什麼絕技,只是懷著簡單而單純的目的,把香港繁華周邊的地方拍下,給外地人從照片中了解多香港另外的幾面,多了的的確是網上平台及所謂的街頭攝影一陣風,這風已吹了一段時間由當初2011年左右開始追著,直至兩年前我還有心機地拿著相機四圍發挖,至今對攝影的見解理念基本上沒變,形式已不再停留在街頭,當中並演化出自己的展現方式,確幸沒有白費心機。

現在我想的是怎樣可賣掉我好幾台已沒用的相機,包括那台德國紅點 (希望我賣不掉 它..)。 值錢與否我只想他們可以消失。

變了的是這多年來照片的意義,及環境綜合因素改變了我。對我多年來(智能手機誔生前)blogger的認知定義經已轉變,這一年來才發現別人instagram的張貼已是公開認可的blogger了,不算被嚇了一驚,但也需要消化後才明白個中的因由。

隨拍時代的衍生,攝影科技的普及性,根本沒太需要攝影師的存在,因爲所有人都是一位可以稱職的攝影師 (現在還有航拍的流行)。互聯網上看到的,你大可跟着拍出來。 我短暫的經驗也令我明白到商業攝影/拍攝在第二方客人眼中是一種內在信任,(如有)第三方便是一系列外在標準測試。 分別的是與否需要攝影師在照片中表達意念,有的可看得出照片與照片之間的拉力、聯繫。 我往往欣賞照片必定會欣賞一系列而非單張,因為我更可看透出時間線(歷史、地方、事件)。

Full Moon

被照片盲了不是誇張的說法。 當你視攝影為自己的中心,你會反思下一張照片的確實需要性,你就跟本不會去按下快門。 這世上已有太多混雜的影像,多得如香港的堆填區一樣。 攝影作品和’相片’分離不了的怪象,只可由平台分格。不幸的是已分類的原頭創作平台已漸成了消失中的小數民族雜誌。 台灣叫的部落格(blogger)完全沒譯錯。

//

社交平台是幸運中的不幸,幸運的是你有機會看人家的動態、聯繫你現實不會接觸不到的人。不幸的在於人與人之間社會地位的差異、個人取向、人生閲歷、性格等等差別拼合出很多意想不到的想像。 隨拍時代就更容易令人聯想多了,試想深一層,為什麼要看到某人的一些生活事? 可能親近的一群會了解,但以外的我還想留有個選擇。如你的朋友圈很大,真的會看到不少。

試問你有否有想過自己跟不上你部份朋友們的生活質素? 若果一點兒也沒有,恭喜你,你還算跟得上大隊。

Thinking Ahead

到底社交平台是方便了人聯繫,還是一樣市場工具收集我們每天追踪、看過、重貼過、打過卡、停留過的每一隻字、一幅相、一段片,可能你想看見更多更貼近你的貼提,但正是這樣人腦就被電腦相似的影像拉引你去切法消費。內設的相關篩選公能就不知不覺令人走近越期待看到的。

生點滴要放在社交平台上已成了人的一個必經環節,我好奇下一代的社交網絡會是怎樣,是否只是現在的更多、更即時、更立體,還是有多另外一種選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