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graphy

Leaves

密集的高樓,消失中的街道換上一個又一個連接的商場是香港一大都市特色。 消費性的生活已經是每一個都市人的一大部分(或什至成為了全部)。 務求最新、最快、最潮流領先、最有個性、最獨有的每一樣,誰也不可能擺脫這命運,只要你生活在羣體中,人性的自然一面便是不停地比較,以至填滿自己短暫的欲望。 自己也擺脫不掉被這定律支配着。

//

最近我因某大品牌的百貨覺察另一件事。 話說我家已有好幾盆膠製的假植物,小至手掌般,大至成人的高度,全都是來自另外的北歐傢居品牌,雖則只是假的(仿真度太高了),但真的完全打破了我對綠化的重要性。 原來地方可以這樣的…眼球就此舒服了不少。

House Plant

可能是因這樣的關係,又可能我有常到公園的習慣,我對真植物多了想像,想像如果我家有棵植物會否健康一些? 多得我喜歡的日本簡約品牌,它們陳設別致被精美地包裝的植物產品引導了像我一知半解的消費者,生活環境多了一種原始的安靜感。 話雖如此,對一個植物門外漢,跟本不會專程去花墟看花的人降低了一大程度門檻。

我也沒打算了解為什麼這品牌的盆栽是這定價,我只關注手上眼前的一棵綠油油像寶貝的它。可能是因為這樣哪樣等原因…我反而我更想了解這類室內植物的大種類、好處等等。或者因為這小植物令我對城市路旁的植物多了察覺性,政府選種”鴨腳木”是有很大原因,可惜數量、位置、美化等等效果有限 – “好過冇”。

我或許某天的衝動會到花墟一走,我還沒有種上可食用的的香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